正文 第38章 灭观内幕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黑风高,潮气闷闷,少女肩扛铁锹,手腕缠绳,足尖轻点间,惊落树上众多雨滴。

    道长跟在身后,望着铁铲上方的骨灰盒,又恐又恨,“贱人小儿,你要带我去往何处!”

    “闭嘴!”许梦嫌他聒噪,动动侧脸旁的木棍,威胁道:“再说话我就把你的骨灰盒摔在地上!”

    铁铲颤动,上头的骨灰盒偏移了些许,再加之少女动作幅度颇大,上下起伏间,更是引得它摇摇欲坠。

    道长愤恨,几乎要咬碎一口黄牙,偏偏自己还说不得,只能看着自己的本体随人晃动,心脏时时刻刻吊着。

    “呵。”少女低笑,眼里全是嘲讽,足尖用力,行走的速度加快,满脸表情都是“反正不是我的东西我不心疼”。

    就这样恶趣味的走了一路,骨灰盒摇摇摆摆,上上下下,竟也安全无恙的来到了寺庙。

    “你带我来这做甚么?”

    “把你埋在这里啊!”少女声音脆脆,理所当然的仿佛在说今天的空气。

    她从怀里翻出书籍,眯眼察看,喃喃低念,“先用缚魂咒和缚魂绳困住魂魄,再将缚魂绳捆于本体之上,如此一来,魂魄将终身不得脱离本体……”

    道长闻言大怒,“贱人你竟敢如此待我?!”

    “切!”少女掏掏耳朵,把手上的缚魂绳解开缠于骨灰盒上,分外嚣张,“我为什么不敢!你能来杀我吗?!”

    杀我也不怕,我还有一张护身符!

    为了锁住他,我可是把我压箱底的宝贝都翻出来用了!

    道长脸容狰狞,眼神阴寒得要吞人,“你到底为何要如此待我!”

    脚踩铁锹掀起泥土,在地上挖开浅浅土坑,她的声音阴侧侧的,“你老人家记性不好,我帮你回忆回忆?”

    “当年就是在这里,你夺了桑娃的眼睛,炼化柳鸾青斗的魂魄,还妄图让我灰飞烟灭!”

    “你、你、你!”道长惊恐,枯皮手指对着许梦,声音颤抖,“你没死?”

    “我本来就死了啊!”她手上动作不停,满脸无辜,“我只是没有灰飞烟灭而已。”

    “所以我来找你报仇了。”

    嘴角勾起弧度,水眸笑眯眯的,温声细语,“连带着,桑娃他们那份!”

    “你以为桑奴做的腌臜事还少吗?”道长被她刺激,眼眶血红,脖颈处青筋暴起,显然恨极,“若不是他,我又怎会灭观!被你欺侮!”

    “你说什么?”

    寂静小巷当中,夜子桑冷冷的看着高他半头的少年。

    “桑奴,那本古书你既然已经练了,何不继续练下去?”卫容双手交叠置于腰间,唇上染了艳红胭脂,本应是最妩媚的颜色,却衬得面容越发的干净。

    “继续练下去,你就可以从我身上夺取更多的法力了。”

    “是吗?葵姬。”少年黑眸沉沉,紧紧盯着面前这人。

    “噗嗤。”卫容掩唇而笑,是十足十的女儿家姿态,“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不过是收取些甜头罢了。”

    葱指抚了抚衣裳上的折皱,声音依旧柔和,“毕竟,若不是我帮你遮掩,你早就被道长发现,成为白丹观后院里的那堆白骨啊……”

    下颌瞬间紧绷,少年抿了抿唇,眼里透出讥讽和惊讶。

    白骨,是的,白丹观后院有一堆白骨,还有一枚附着冤魂的玉佩。冤魂是被道长逼死的娈童,心有不甘,魂魄不散。

    他与冤魂做了交易,他把玉佩送出观外,冤魂去求助修仙门人,杀道长,灭道观,帮他脱离苦海。此事天真渺茫,但他做了。

    他把玉佩送给了欺侮他的买菜小厮,小厮贪财,必定会日日摩挲携带。

    可死人的东西,总是沾着些许晦气,更何况是附着冤魂的玉佩,他就这样一天一天的看着小厮浮现衰败之相。

    每多一分,他心中便痛快一分。

    日子本应如此过下去,奈何冤魂心性急躁,某日竟控了小厮的身子,跑来与他商量对策,自此被人发现。

    折痕舒展,五指纤纤,卫容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嘴角勾起温柔笑意,“说起来,五师兄还真是好魅惑。”

    “我不过是略施法力,他便去跳井了。”说完,他理了理胸前的长发,吃吃的笑了起来,“我待你有如此大恩,你不应该回报于我吗?”

    夜子桑冷眼旁观,魅惑咒一日不解,他日后修得的法力就一日不是他的。

    黑眸泛起波澜,他抿了抿唇,开口道:“那日你替我遮掩,给我古书,也是为了杀死道长报仇。”

    “哪怕你于我有恩,现下道长已死,仇已报得。”

    “你该把身体还给卫容,安息了。”

    笑声蓦然凝固,他眼里透出贪婪,“怎么可能!”神情忽变,楚楚可怜,垂泪欲泣,“我与阿容是双生子,既已同生,为何不能同死?”

    “阿容他自幼就喜欢与我亲近,如今我同他共用一幅身子,亲密非常。”

    “想来他也是很欢喜的。”

    睫羽轻颤,少年目光落在卫容身后,眸色晦暗不明,“那你想一辈子都顶着卫容的身份存活于世吗?”

    “今后无论你做过多少事,说过多少话,世人记住的都是卫容。”

    “你连一个名字都不配拥有。”

    “名字?”对方喃喃,随后讥笑,“我何时有过名字?卫容卫容,卫蓉卫蓉。”

    “他们不期待我的出生,就连名字也不想取了。”

    嫣唇勾角,泪光点点,柔和声音带上几分咬牙切齿,“却又偏偏因为我是个女儿家,特意在卫容的名字上加个草字头,寓意草一般轻贱!”

    “名字是什么东西?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卫蓉……眼皮低垂,眉眼微动,夜子桑偏头转身,不再看他,“那本书我不可能再练。”

    “我目前所炼法力已全部为你所得,哪怕有欠,我均已全部还清。”

    “恐怕不能如你所愿!”卫蓉的声音掷地有声,嘲讽异常。

    “你什么意思?”

    “呵!”道长冷笑,情绪竟慢慢平静下来了,“桑奴修习邪门古法,境界已入。”

    “灭观前日,我偶然发现他在井边炼化魂体,阴气早已蒙蔽心智。”

    黄牙紧咬,道长眼中又升起恨意,“本以为是捡了个大便宜,偏生他炼化之时,黑气冲天,这才引来了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