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嵩岁月 第32章:丢钱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她那模样,李默心中暗暗的犯嘀咕。

    这女人似乎对于赚钱特别的敏感……

    李默咳嗽了一声,假装有些为难的说道:“其实我就是想要改善一下生活,赚钱还能增加学习。毕竟要出题啊!”

    “我看行!可问题是如果想要卖题的话,我们总不能抄吧?得印题,我一个人也印不过来啊!”

    高宛如虽然同意,但问题是实行起来并不现实。

    手写抄题是不现实的!再说了高宛如多大的岁数了,天天抄卷子卖并不现实。

    “如果有油印机的话,我倒是觉得可以。”

    李默思考问题的时候,高宛如低声提醒了一句,李默惊讶的问道:“油印机?!”

    “就是……印卷子的,我先在蜡纸上写考题,然后用油墨滚筒刷油墨,这样就印上了。”

    李默眼前一亮,他惊讶的问道:“哎?要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去借学校的回来啊!”

    “哼,你们学校?你们学校自己印卷子么?”

    李默本来还挺开心,结果被人从头到尾泼了一盆冷水。

    苏雅诺抱着肩笑道:“我倒是可以帮你弄两个回来,不过你有钱么?”

    苏雅诺敢这么说,李默是觉得她绝对敢这么做。

    “你有路?”

    李默的眉毛微挑,苏雅诺抱着肩冷哼道:“瞧不起谁呢?要是你有钱,印刷机我都能帮你弄来,就别说油印机了!”

    “哼,现在关键是钱,你有么?有的话,我帮你弄来。”

    苏雅诺小手一伸,李默憨笑着说道:“呵呵呵!没钱的话,是不是能拿啥顶?”

    苏雅诺略带调戏的神情,轻佻的看着李默问道:“你有什么?该不会是你自己吧?”

    “想得美!”李默冷哼了一句。

    “好了雅诺,你要是弄得到的话,那就弄回来一台,正好我在家也算是弄点事儿做。”

    高宛如开口劝开斗嘴的里两人,虽然看起来好像是斗嘴。但这一男一女的心里面同时有这样的印象。那就是对方是一路人!

    遇到同道中人了!

    “好,我去给你弄油印机,没钱的话,就算是我入股。你看如何?”

    “你要是不坑我钱,油印机我是可以买的!”

    “那就一言为定,我去给你弄,不过有了油印机,你还得有供货商吧?要不然我给你供货?比如说纸和墨?”

    “送到在这儿的话,我可以让你有一些利润的,但是太高了的话,我就自己解决。”

    李默发现了,这女人不得到点儿好处是不会走的,商人的本质显现的的尽致淋漓。

    李默吃中午饭的时候,杜梦宁在宿舍里脸色惨白的找东西。

    “哪儿去了?”

    杜梦宁紧张的到处翻,可是怎么都找不到。

    “班长,你找什么呢?”张佳佳好奇的问道。

    “我钱没了,我用手绢包着的学费没了!”

    “啥!!”

    张佳佳听到之后一下子跳了起来,杜梦宁小声说道:“你小点儿声,也许是掉床缝里了。来帮我找找!”

    杜梦宁手里面的是全班的学费,丢了那可是大事儿!

    张佳佳跟杜梦宁一起翻箱倒柜的还是找不到……

    “不会是你带到外面弄丢了吧?”

    “我带着它做什么?我就放在被子下了,结果这就没了!这屋子里除了咱俩还能有谁进来啊?”

    “肯定没了啊,这屋子里就咱俩啊!”

    张佳佳为了证明自己,也把自己那里翻过。可还是没有……

    杜梦宁皱起眉头说道:“那钱会去哪儿?”

    “去跟老师说罢?不管怎么说,这么大的事儿,不跟老师说确实不太对!”

    杜梦宁焦急的走出来,她去找董老师的时候,正好董老师不在,但是熊卫国在屋子里。

    “哎呦?梦宁来了?你有啥事儿?”熊卫国色眯眯的看着杜梦宁问道。

    “我……老师,我的学费丢了!学费啊,三块是吧,我借给你。”

    “不是三块,是大家伙的学费……”

    “什么?!”熊卫国蹭的站起来,他激动的问道:“九十?”

    “嗯!”杜梦宁难受的点点头。

    熊卫国皱起眉头反问道:“这……这么多钱可就难喽!!你这要怎么办啊?”

    “我也不知道……”杜梦宁说到这儿捂着脸哭起来。

    熊卫国想了想,然后纠结的说道:“要不然我跟家里面说一下,把我结婚的钱借给你。”

    “您结婚的钱?”杜梦宁看着熊卫国。

    熊卫国小声说道:“不如这样,你跟我回家,你就说咱俩谈对象了。我家能把钱拿出来。先把你这的事情解决。”

    杜梦宁咬着嘴唇,她低声说道:“这……”

    “这可是九十块钱啊!你说谁能拿得出这个钱啊!”

    熊卫国为难的说着的时候,杜梦宁的脑子里下意识的想到了一个人——

    李默!

    李默现在至少是有七十多块钱的!

    杜梦宁咬咬牙,然后鞠躬说道:“先去再找找!”

    说完杜梦宁含着眼泪跑出去。

    杜梦宁是京城人,她一直就像办法回家,想要考回去。

    杜梦宁家里还有个哥哥,当年哥哥的腿受伤了,所以才把她送出来下乡插队的。现在想要回去,是绝对不可以谈恋爱的,更不可以结婚。

    杜梦宁现在心里真的非常难受,可现在自己那里弄九十块钱去?

    站在学校院子里的她突然发现自己举目无亲,这样的事情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想到这儿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

    “哎?班长,你在这儿哭啥?咋了?”杜梦宁正哭着,李默骑着自行车来了。

    “李默?我的钱丢了!呜呜呜!”杜梦宁说在这儿掩面痛哭,李默笑着说道:“没事儿,三块钱,我给你。”

    “不是,是九十多块钱……”

    “哈?咋这么多?学费你都收齐了啊?咋还都弄丢了?”李默瞪着眼睛问道。

    杜梦宁含着泪点头,看杜梦宁的样子不是开玩笑。

    九十块钱,李默倒是拿得出。可问题是他凭什么拿啊?

    非亲非故的,要是自己的女朋友的话,别说九十了,九百块也去搞。关键是他们俩这算是什么关系啊?

    可话说回来,杜梦宁就一个人在这儿,举目无亲的。这个时候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李默还真的不忍心。

    “行了,别哭了。你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跟我说说。”

    李默连忙安慰杜梦宁,带着杜梦宁一起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让杜梦宁把事情说了一遍。

    李默皱起眉头说道:“你说的都是她刚才说的?”

    “嗯,一字不差,我绝对没撒谎!”

    杜梦宁说完,李默黑着脸说道:“你是不是傻啊?你实际上收上来多少钱他知道么?他怎么知道九十多块?”

    杜梦宁愣了,她傻傻的看着李默问道:“你说……是熊老师?可他是老师,应该知道的。”

    “他知道个屁!咱们班的事情他什么时候关心,他就关心怎么泡你了!这般里面谁交谁没交他怎么知道的?”

    “泡?那是什么意思?”

    杜梦宁狐疑的看着李默,李默摆摆手。

    “咱们抓点儿重点的事情,别在意这些事情!他说啥来着?给他结婚准备九十块钱?我三叔结婚还要八百多呢!他就给儿子准备九十?逗我玩呢?我爹也不可能给我就准备就是块钱结婚啊!”

    李默被气的掐着腰走来走去,接着他想了一下说道:“走,我带你去找他!”

    “可他不承认怎么办?”

    杜梦宁非常担心的拉住李默,确实是这样的。如果人家不认的话,李默也没有办法啊,总不能刑讯逼供吧?

    本来纠结,李默的脑海里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他激动的拍大腿说道:“我怎么忘了!”

    李默这一嗓子给杜梦宁吓得跳起来。

    “怎么了?忘了什么?”

    “走,今天小默哥带你去要钱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