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起始之路 第三十七章 夜月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巫道真的太恶毒了,难怪被诸天万界群起攻伐,最终覆灭。”阳夏被宋三郎凄惨模样吓了一跳,实在没想到仅仅一鞭子下去能让宋三郎鬼哭神嚎,性命都快不保,他只是一介凡人,裂魂鞭在他手中便如此恐怖,如若此鞭落到修道者手中,阳夏不敢想象是何后果。

    “你们,要不要试一试啊?”阳夏看向靠在石壁周围的六人,这六人头摇的如拨浪鼓,于杰更是软骨头,居然跪下来给阳夏磕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忏悔起来。

    “算你们识相,给我去挖右上角的土块,挖个洞出来,小爷好出去,听懂了么?”阳夏满意点头,指了指右上角,那里已被鬼姐撤去阵纹,可以挖洞出去。

    六人小鸡啄米似的疯狂点头,各自拿出法宝,来到右上角疯狂刨土,卖力至极,他们实在是被阳夏手中裂魂鞭吓破了胆,宋三郎堂堂一个命轮境后期的修道者挨了一鞭子,凄惨成这副模样,要是给他们来一鞭子,想想就头皮发麻。

    “嗯,三娘,还好吗?”阳夏看了眼短短几个呼吸就刨了一个大坑的六人,对六名修道者劳工很是满意,他盯着汗如雨浆,躯体痉挛不止的宋三郎,淡淡的道。

    “你这.......恶贼,我师师通道不会放过你.....啊!”宋三郎骨气还是有的,挨了一鞭子后还试图威胁阳夏,不过,就在阳夏第二鞭子抽下去后,他口吐血沫子,双眼暗淡,出气多进气少,服软求饶起来,道:“阳夏,我错了,不该害你,你放过我吧。”

    “这还算句人话,说,谁让你把我扔到凶葬地的?”阳夏点头,眼眸眯起,道。

    “是霍心吩咐我做的,霍灵也许了我好处,我被利益蒙了双眼,你....啊啊啊......”宋三郎话音刚落下,阳夏抬手就挥鞭子,一连抽了六鞭子,宋三郎惨叫不断,承受不住裂魂鞭带来的痛苦,灵台炸裂,身死道消,这是阳夏第三次杀修道者,没什么感觉,第一次最刺激,与小三害联手用诡计宰了夏国长公主夏清羽的一名护卫。

    “死了,宋师兄死了。”于杰等六名劳工吓的呆呆傻傻,法躯抖如糟糠。

    “快干活儿,我给你们一日的时间,挖不好出去的洞,宋三郎就是你们的下场。”抽死宋三郎后,阳夏转过身,冷冷的道。

    “是是是....”六人惊惧无比的点头,法躯涌动法芒,使出吃奶的劲儿刨土挖坑。

    “蚂蚁再小也是肉,别浪费了。”宋三郎死后,无数黑影攀附在他躯壳上,开始吸吮他的血肉精华,短短一个呼吸,宋三郎的躯壳便干瘪下来,化为一张杂质人皮,掉落于“人皮海洋”中。

    这一幕不光让于杰六人欲哭无泪,就连阳夏都干咽了口唾沫,爬上棺椁,鬼使神差的问道:“鬼姐,人肉啥味儿啊,好吃吗?”

    “嗯,纠正你一下,我不吃人肉,只是吞了他们的血肉精华而已。”鬼姐试图让阳夏理解她的所作所为。

    “有区别吗?”阳夏饶了饶头,觉得没啥区别啊。

    “当然有区别,人肉不好吃,酸的,但是修道者就不一样了,修为越高,越浓郁可口,本座在六百年前吞了一名通神境的强者,那味道至今难忘怀!”鬼姐认真的解释,可阳夏越听怎么越不对味儿啊,他头皮有些发麻,觉得鬼姐这大凶太邪乎了。

    “罗烈师叔祖原来是被这大凶屠掉的?”于杰听着阳夏与鬼姐的话,浑身发软,天心宗矿区六百年前爆发多处尸祸,罗烈依仗修为杀入一处凶葬地,从此音讯全无,现在看来,他早已成了脚下人皮大军一份子,此事在六百年前轰动凡界,天心老祖震怒,只身杀入封魔渊深处,接连出手,毙掉数名大凶以儆效尤。

    “鬼姐,你频频吃人,天心老祖没来找你理论理论?”阳夏很好奇,天心老祖能容忍鬼姐肆无忌惮的吞食天心宗的人?他将裂魂鞭放于棺椁之上,躺下身子,打了个哈欠,问道。

    “他来过了,又走了。”鬼姐的话引起阳夏浓浓兴致,他坐起来,刨根问底的道:“为啥?”

    “你现在还未修道,等你踏上这条路,能仰望到天心的那一日,或许本座会告诉你,有些事属于禁忌,你不知最好。”鬼姐不愿多言,让阳夏皱眉,这种情况他遇见过一次,与林静寰在一起之时,他曾打探过天心老祖一些事,林静寰与鬼姐一般,都不愿多提及。

    只要涉及天心老祖的事,仿佛都有层迷雾,难以窥探到真相,或许真如鬼姐所言,他如今连修道者都不是,就算知道了一些事的真相又如何?改变不了什么且对自身无益。

    “嗯,不问了,鬼姐,那是你厉害,还是天心老祖厉害?”阳夏点头,再不过问秘事,只是略微好奇,天心老祖、二大爷、鬼姐、他们三人都应该属绝代强者,到底孰强孰弱。

    “天心之强不可想象,你若有一日能走到那一步,自然知晓。”鬼姐的话很有深意,让阳夏若有所思。

    “喂喂喂,六个劳工,哪儿去了?不是跑了吧?”阳夏侧目望去,于杰六人刨洞速度飞快,已挖到土层深处,不见人影。

    “放心,他们跑不了,谁敢逃本座就将谁变成人皮。”鬼姐说话了,带着法音,让身处土层内的于杰六人那点小心思也没了,垂头丧气的继续卖力劳作,希冀带出阳夏后还能留他们一命.....

    “鬼姐,那你监工啊,我睡一觉,又困又饿.....对了,到现在我还不知道鬼姐的芳名呢。”阳夏有些困了,他伸了个懒腰,平躺在棺椁之上,缓缓闭上眼眸,几个呼吸后,他睁开眼,问道。

    “我的名字.....称呼本座夜月吧。”鬼姐沉默良久,淡淡的道。

    “夜月,夜上光华,美如明月,好名字,好名字,嘿嘿。”阳夏一笑,知晓这不是鬼姐的真名,还是拍了句马屁,言罢,阳夏缓缓闭上眼眸,沉沉睡去...

    一日过去,第二日正午,凶葬地外层,沙石翻滚,于杰灰头土脸的从黄沙内爬出,顾不上自己,起身后弯腰,将手伸入沙内一拉,阳夏从里面跳出来,终于重见天日,他抬头凝望苍天,觉得空气如此清新.....

    “兄弟,你终于出来了,听三师伯言,你居然能与凶葬地内的大凶......”申屠兴奋奔来,想要给阳夏一个拥抱,阳夏后退几步,连连摆手,让申屠摸不着头闹,一个呼吸后,大脸铁青,只见阳夏用鼻子嗅了嗅申屠的胳肢窝,捏着鼻子道:“兄弟,你到底听没听我的话勤洗澡,怎么味儿还是那么大?”

    “洗了,真的....”申屠叹了口气,不知说什么好.....

    “洗了味儿还是那么重,只能说兄弟你是真男人,真男人就得味道重不是。”阳夏见申屠脸色极为难看,安慰了他一句,让申屠面色脸色好了看些,阳夏意思他不怎么懂,可真男人三个字他挺喜欢,估摸着阳夏是在夸奖他。

    “啊........”阳夏话语刚落下,于杰六人便惨叫一声,才舍生忘死,挖洞逃出生天,还没来得及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便被鬼姐“夜月”再次拽入凶葬地内,惨叫一声后,此处安静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