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成南的结局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也就是说季元最少是一名二流武者。

    而且看对方行云流水的将自己一招败于手下,而自己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季元的实力很有可能还在二流之上。

    而他桂龙,不过是一个三流武者,居然就这样冲上去找这样一个人的麻烦,简直愚蠢到了天际。

    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蠢货。

    如果当时他问起的时候,成南能够如实的将这一切都说出来,他肯定会想到对方的实力有异,最起码会去将找来监控看一看,肯定不会像那时一样鲁莽的跑去对人家大放厥词、甚至出手,也就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右手废掉,武道尽毁。

    “给我打,把他两条胳膊都给我废了。”桂龙怒吼一声,他受的伤,这罪魁祸首怎么着也得双倍偿还。

    桂龙一声令下,他的小弟们自然是一窝蜂的拥了上去,成南还来不及惨叫一声,就淹没在拳脚之中,只能抱着头缩成一团虾米,但是很快就有人将他的胳膊从脑袋上拽了下来,直接从肩膀处卸了下来,但是这还没完,被卸掉的两条胳膊被人放在脚下狠狠的碾压,继而又有钢棍狠狠的砸了上去。

    这哪里是废掉,这完全就是要将他的胳膊砸成肉泥啊!

    这些混混们的心里都憋着一股气,他们奉若神明的老大因为这小子不老实,而惹上大敌,被人废了一条胳膊,日后吃饭拿筷子都是问题,都是因为这小子。如果不是老大发话只废他两条胳膊,他们只想把这杂碎剁碎了扔到江里去喂鱼。

    见成南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李老二在一边说道:“大哥,这小子是成家人。”

    这倒不是说在他的心中为老大报仇的分量没有利益衡量来的重,而是这是作为一个帮会里面二把手该尽到的提醒。事实上,在他看来,这小子万死难赎其罪,只是最为受到损失的桂龙本人却并没有在愤怒之中直接剁了这小子,只是说要废了他两只胳膊,应该也是有所顾忌的,所以他要提醒。

    桂龙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成家人?不过是成家不掌权的一脉的私生子,成日里拿着成家的名头招摇撞骗,就算我真的将他弄死了,成家也不过就是有钱了一些,难道会把我怎么样?”

    但是桂龙也知道,这不过就是气话而已,成家可不是叫做有钱而已,很多时候有钱便代表着惹不起,因为有钱真的能做很多事情,比如雇佣,就算是武者也禁不住金钱的诱惑,他不就是嘛,别人可以付钱让他这样一个三流武者去对付他人,那么成家就有可能付钱去雇佣一个比他厉害的人来对付他,更何况他现在武力值大减,就算他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他的这些兄弟们想一想。

    成南虽然只是成家不掌权的一脉之中的私生子,但是像这种到现在还以家族的形式出现的,最是护短,纵然是一自己不要了的条狗,在没有亲口应答之前,别人也是动不得的,动了那就是伤了他们的脸,伤了他们的脸那就要付出代价,倒是没必要因为这件事惹下这么大麻烦。

    桂龙挥了挥手,让一群人退下,又说道:“把这小子给我扔到大街上去,死了就死了。”

    可能是祸害遗千年,这群人刚将半死不活的成南扔到大街上,便被人发现了,并且及时的送到了医院,保住了他一条命,但是那双手是真的废了。

    清完场之后,小弟们都出了房间,室内就只留下了桂龙和李老二,过了好久,桂龙问道:“老大最近行动可还顺利?”

    如果别人听到这话肯定会感到奇怪,桂龙已经是这群人的老大了,怎么还叫别人老大?桂龙在云城横行这么多年,所有人都单以为是因为他自身的实力,却没想到他的背后居然还有人?

    李老二说道:“那位老大的实力,这云城之中哪里还有他做不了的事情,城北那块现在已经结束了,最近不知道他还有什么计划?大哥你问这个,难道是想要……”

    桂龙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那条胳膊上,目光阴沉与嗜血交织,“此仇自然不能不报。”

    那小子年纪轻轻的,就算是再厉害,能够一招打败他这样一个武道资质不佳、练了几十年都还只是一个三流的武者,难不成还能打败一个宗师不成,等到那小子落败,他一定要一寸一寸的碾碎那小子的骨头,让他也尝尝成为一个废人的滋味。

    想到这,桂龙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我们现在就去见那位。”

    ……

    当晚回到家中,季元便打算直接去给成南一个教训的,但是神识一动,就看到成南已经被人看管起来了,而且看他缩在酒店床底下身子抖得跟筛子一样,便知道对方现在已经遭到麻烦了。

    接着看下去,才知道成南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做坏事反噬了。那自称接受了成南委托的三流武者本来是要来找季元的麻烦的,结果被他废了一只手,心中有气,这股气暂时肯定是不会冲着季元来,所以就撒到了委托他的成南的身上。

    看到成南最后的惨样,这也算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吧!

    不过季元还是皱了皱眉,枉费他对着这个三流武者说了那么多,竟然都是对牛弹琴了,看样子此人虽然嘴巴上说着服了,但是却怀恨在心,接下来等到他找到自认为能够对付季元的人,肯定还会卷土重来的。

    “真的是,到哪都有这种垃圾,坐井观天,不自量力,又气量狭小,总是想着咬别人一口,不过没关系,我倒要看看你最终能找来什么样的人。”

    ……

    异管局——

    “青崖,排查的怎么样了?”明落雨问道。

    林青崖的十指眼花缭乱的在键盘上按着,大屏幕上顿时出现了四张照片。

    “我又排查了一遍云城现在有记录的修士,和疑似存在修士的地方,结合云城所有的药材供应地点,最终筛选出来这四个人。”

    林青崖指着第一个人,那是一个富态的大光头,满脸横肉,“这人你们都认识,武德,云城最大的药材供应商,邪修如果要炼药,相信武德这里肯定是个很好的选择,而且这个人的为人就跟他的名字一样,无德,虽然是个药材供应商,却妥妥是个奸商,这种人既爱冒险,却也怕死,更不会坚守着不做什么坏事,如果邪修拿着帮助他延长寿命的名头,他肯定会妥协的为邪修提供药材和隐藏住所,要知道这可是邪修蛊惑普通人百试不爽的招数。”

    明落雨点点头,认同了林青崖说的话,说道:“那这个人就让元山去盯着吧!”

    林青崖继而介绍第二个人,是一个瘦瘦高高、年龄有些偏大的男人,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就像是老学究的样子。

    “此人名叫龚明,是一名大夫,开着一家小诊所,治病的功夫倒是很厉害,少的时候一天接诊三五人,多的时候一天能够接诊三四十,我对比了一下他从云城个药材供应商和其他城市进货的药材,以及他接诊人数所要消耗的药材数,发现非常的不对等,他所购进的药材远远的超过他所消耗的,差不多是三倍到四倍的样子,但是我们并没有发现他将那些药材放在了哪里,唯一的解释就是被消耗掉了。”

    明落雨道:“确实可疑,那就让承运去一趟吧!”

    第三个人是个女人,大概二十多岁,眼角生着一颗明显的泪痣,即使是这样的照片,也能够看出她眉眼之间的魅惑。

    “这个女人叫做余秋水,半个月前从梅城来到云城,她是梅城余家的嫡系小姐,来到云城之后,大肆从药材市场购买高年份的药材,除此之外还在暗中寻找灵药,理由是家中老人生病了,我对调梅城异管局,余家确实有人生病,但是需要的只有灵药,她为什么还要顺带买那么多普通药材。还有就是,她是一个人来的云城,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只身来到陌生的城市,还毫不掩饰的透露着自己的身价,这本身就很不正常。”

    “不过这前面三个人虽然做法存在异常,如果说跟邪修扯上什么关系还是有些牵强,但是最后这个人……”

    明落雨看过去,那被林青崖排查出来的第四个人,乃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干瘦老头,眉狭长,鹰钩鼻,面相看上去不太好,但是光凭面相是不能够判断一个人的善恶的。

    “这个人我并没有查到他的身份,就像是凭空出现在我们视线之中一样,注意到这家伙是因为在调查武德的时候,我发现近期此人近期跟武德有过一桩交易,他从武德的手上买了一只首乌,但事实上那应该是一株鬼灵草,太巧合了,所以我就查了一下。”

    “这一查才发现,此人鲜少出没于人前,但是还是让我查到了每次大型的拍卖会中如果出现药材类的,都有他的身影,半年前的云城修士交易会上,他也曾出现过,所以我敢断定,此人就是一名修士,还是没有被我们异管局登记在册的修士,如此费尽心思掩盖自己的行踪,说他没鬼那才是真的有鬼了。”

    明落雨目光一沉,“如此说来,此人确实可疑,这样,咱们局里最近不是刚进来了一个练气二层的小妹妹,就让她去盯着那个余秋水吧,这个老头就我们两个亲自去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