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祸兮福所倚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象山之巅,山无言,云无语。

    黄有德脸色复杂地望着高岩“你究竟是什么人?修炼的何种武道?”

    “这个问题先不忙说,我有个互惠互利的想法,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高岩微微一笑。

    “说来听听”

    “你卡在目前这个境界已经很久了吧,想不想突破?”

    黄有德浓眉一耸,大眼一亮,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差一步就能突破宗师境界,那完全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崭新境界, 听师傅说近代古武最高境界可达先天境。

    随着星球环境恶化,慢慢衰落至大宗师,接着是宗师,现在就连宗师都已很难突破。

    暗劲后期巅峰,多少年了?想方设法依然无法突破。

    整个华夏古武界,掰掰手指头也只有两三人幸运地突破宗师。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首先申明一点,违背良心的事我是不会答应的!”

    盲眼小子一定是魔鬼!他心里渴望什么都一清二楚。

    黄有德按耐住心头狂喜,冷静下来,天上不会掉馅饼,世上没有免费午餐!

    高岩摇头“你想多了,我只想跟你学习一些武技,作为交换我助你突破境界,你看如何?”

    “就这个,没别的附加条件?”黄有德差点咬到舌头,这条件简直了!

    高岩的技巧的确等同菜鸟,可凭借绝对实力根本不惧任何人, 对方这是在成全他吗?

    “按照年龄,你比我的孩子还小,但古武者以强者为尊,我就厚颜称呼你小兄弟,如何?”

    “长幼有序,你直呼我的名字即可”高岩摆摆手。

    “高岩小兄弟说的是,我们什么时候开始?”黄有德有些迫不及待。

    “先不忙,等我医好我妈的病,解决掉一些麻烦事”

    “小兄弟,您还会医病?冒昧地问下令堂得了什么病?”黄有德吃惊道。

    “说来话长,五年前在国外出了一点事故,妈妈以为我死了,结果得了精神病”高岩指了指眼睛。

    黄有德下巴差点掉下来,能医治精神病?那可是了不得的医术啊!

    虽然他是个武痴,但并不是不通世事。

    “噗通”一声,黄有德跪了,如同苦海中捞到一根救命稻草。

    高岩吓了一跳,这好好地怎么就跪下了!

    “请小兄弟务必再帮我一个忙!”

    高岩连忙上前扶起“起来说话,你这样我们没法聊天”

    “唉唉,我起来,但请你务必要答应我啊”

    “违背良心的事我可做不出,先说好啊!”

    黄有德脸色一僵,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

    尴尬一笑道:“我妻子得了尿毒症,现在还在医院躺着,请您务必出手相救”

    原来是医病啊“可以,明天下午打我电话,我上午要去康宁医院”

    “唉唉,一定,一定!”

    黄有德心潮澎湃,语无伦次,王老板挂了,他还在担心妻子病到底该怎么办?。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两人一路聊着一路下了象山,高岩顺便了解了一些古武者现状, 果然如他所料已渐渐没落,这是自然规律,他也无能为力。

    聊到宗师级高手,黄先生说到九莲山普化寺方丈慧心大师。高岩有些意外,上次来的那个老和尚竟不是方丈?

    除了普化寺方丈,还有燕北青峰山青虚宫掌门冲虚道长也是宗师级人物,或许还有一两个高人隐居世外,外人就无从知晓。

    “难道就没有古武者为国家做事吗?”高岩疑惑道。

    “这个当然有,不过都是古武子弟,宗师毕竟还要掌管门派之事”黄有德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你的两个孩子都没跟你学武?”

    “都学了点皮毛,现在的孩子啊!”

    黄有德叹口气,似乎对子女没有继承衣钵之事极其不满,想到高岩年经不禁尴尬一笑。

    山脚下,两人挥手告别各奔东西,黄有德迫不及待地赶去医院把好消息告诉妻子。

    高岩则直奔高盛集团售楼处,他要买个大点的房子,都是之前计划好的。

    原本想着带婷婷一起去的,但周末要去康宁医院看妈妈,只好亲自跑一趟了。

    刚进了售楼处,就有不少身着小西装的售楼小姐热情地迎了上来。

    其中有个盘着发簪,圆脸圆眼的小姐道:“高岩,是你?”

    声音有些耳熟,又把高岩带回往日的回忆“你是红梅,好久不见”

    见两人认识,其它几位都识趣地离开,谢红梅眼神复杂地望着老同学“我们去会客室聊吧”

    “嗯,走吧”两人一起进了旁边的会客室。

    “老同学是要买房吗?打算买什么样的房子?”

    高岩神情有些恍惚,无巧不成书,买个房子都能碰到高中同桌。

    高中时,同班同学都当他是个书呆子,却不知道他是因为有异能把自己当另类。

    只有同桌谢红梅对性格活泼,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跟他分享,常被同学取笑两人是男女朋友,然而并不是。

    高岩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学习成绩自然名列前茅,谢红梅则是妥妥的学渣,长长接受高岩辅导。

    不过他真心感激红梅,是她陪伴自己度过了美好的高中时代。

    “先不谈房子的事,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

    说起这个红梅眼睛顿时红了,象是遇到了久违的亲人。

    “呜呜咽咽”哭了起来,片刻后才觉得有些失礼止住了哭声。

    “看样子你这些年过的不容易啊,你爸妈呢,结婚了没?”

    “我爸妈被人蛊惑参加了什么圣教,把家产都娟了,搞得日子没发过,我那有心思找对象?呜呜!”

    高岩默然,如果红梅知道她工作的高盛集团就是罪魁祸首,会不会疯癫?。

    “对不起红梅,提起你的伤心事了”

    红梅摆摆手,拿起纸巾擦干眼泪“我没事,谢谢你高岩,你眼睛没事吧?”

    “不碍事,在国外受了点伤,现在已经习惯了”

    “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你真的好厉害,高妈妈的病一定能医好”

    “嗯,放心,一定会”高岩微笑道“我们谈谈房子的事吧”

    红梅脸色慢慢平静下来,恢复到售楼小姐状态“房子有什么具体要求吗?

    “最好是独立单元,面积200平以上,环境要好,周围一定要安静”

    “哇,老同学,没想到你现在这么有钱?太好了,这个月的业绩不愁了”红梅兴奋起来。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无论如何生活如何艰难,日子总要过下去。

    “那行,红梅,这事就拜托你了,帮我挑挑选一套房子,有事打我电话。”

    高岩原本还想着去沿海大城市买房,让妈妈享受一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生活,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毕竟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熟人朋友亲戚都在这,口音也亲切。

    说到亲戚,高岩有些恼火,康宁医院探视记录上,除了舅舅文若海还有外公外婆,竟然没有一个亲戚去过。

    他记得有个亲叔叔,一个姑姑,还有个两个舅舅的,只是爷爷奶奶过世的早,外公外婆身子也不大好。

    婷婷每周都去,此外还有周叔叔、刘阿姨、隔壁王阿姨一家, 老妈单位同事跟领导都多次去探望过。

    患难之际见真情!

    高岩恨恨地想到,这些亲戚不要求到我头上,否则要你们好看!

    并非他心胸狭窄,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将心比心,老妈已经很可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