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知晓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此看来,也算是因祸得福。”离非脸颊微红,戏笑道。

    “你这心态倒是好。”易上域轻抚离非额发。

    “不然早气死八百回了。”离非噘嘴哈哈道。

    “哈哈哈。”易上域被离非逗得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来,继续喝酒。”离非转手拉着易上域又坐了回去。

    “好,今日且舍命陪君子,不醉不罢休。”易上域宠溺道。

    夜色渐深,阁中客人有的回了自家,有的留宿阁中,原本喧嚣繁华的街道也慢慢地回归了夜的宁静。

    此刻,房中离非已醉得七歪八倒,不省人事,拎着个空酒壶叽叽歪歪的不知说些什么,一旁易上域只宠溺的笑看着。他知道,对于她两个姐姐,离非一直在忍让,除了存在她记忆中过去那些快乐的姐妹情谊,更重要的便是她不愿意三人的关系被她们的母亲知道,伤了她的心。这些年,一直没有人可以说出心中的憋闷,离非定然很孤独。想到这,易上域又满是心疼的摸了摸离非的头。

    “嗯?……嗯……”离非抬头,醉眼朦胧的看了眼易上域,便安然趴在桌上睡去了。

    “呵……”易上域无赖叹气,将离非抱到床上,盖好被子后便转身在躺椅上休息了。

    屋内,便是这般简单,清爽的气氛。

    屋外,却是炸开了锅。

    聆音阁里的姑娘,纷纷坐在管事的房中议论纷纷,无论管事如何严词制止,姑娘们都难以平静,不愿回房休息。

    “馨儿、瑶瑶,主上房中的姑娘,真如仙女一般?”

    “真的,真的,好看极了。”

    “你们说,这会儿,他们是否已睡下了?”

    “呀……你好坏啊。”

    “哟,瞧我们瑶瑶,还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呢。”

    “哈哈哈哈哈……”

    ……

    管事房中,姑娘们充满了对离非的羡慕。对于易上域房中的两人,姑娘们也是充满了无限的遐想。

    翌日,阳光懒洋洋的推窗而入,撒落满地,易上域已早早起床,在庭院里和毒心仙师喝着茶、聊着世间奇事。

    “易大哥,你在这里啊?”离非轻盈的跑了过来。

    “来,坐下。”易上域微笑迎道。

    “这位姑娘……”毒心仙师眼神凌厉,一把抓住离非的手腕。

    “老人家,管好您自己。”易上域见势,一把打开毒心仙师的手,将离非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这可是天下奇闻啊。”毒心仙师一惊一乍道。“嬉笑世间的小域儿,居然会动心。”

    “您且好生喝茶吧。”易上域白了毒心仙师一眼,他心中自是明白,毒心仙师方才是想探一探离非的脉象,看看离非是什么人。既如此,自然不能让他探到,如若离非的妖族身份被毒心仙师知道,一场婆婆妈妈的唠唠叨叨便会就此开始。他也不愿离非缠入这些无谓之中。

    “绯儿,这是齐云山的毒心仙师。”易上域给离非倒上一杯茶。

    “绯儿以茶代酒敬仙师一杯,今日有幸见到齐云山仙师,甚是愉快。”离非恭敬端起茶杯,心中明了,易上域在保护自己身份不被发现以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风波。

    “诶呦,好好好,喝茶,喝茶。”毒心仙师甚是开心,端起茶杯满脸堆笑。

    自小这毒心仙师便是最疼爱易上域,与其父易青山也是挚交好友。如今见易上域有了心上人且这姑娘又是如此乖巧。也算是了了他父亲的临终遗愿,他也算是不付老友临终托付,看着易上域慢慢走上正轨。

    三人喝过茶,毒心仙师便带着易上域命人备好的酒,急急忙忙的回了齐云山。倒不是齐云山有什么着急之事需要他赶回处理,而是这毒心仙师知道了易上域有心上人这么天大的消息,不赶紧回山上传播传播,他憋着难受。

    “小齐溟,快出来,快出来。”毒心仙师一回到山上,便直奔齐溟房间而去。

    “仙师,何事如此着急?”见毒心仙师风风火火边跑边喊,齐溟赶紧起身出门迎接。

    “来来,给我倒杯茶。”毒心仙师拉着迎门而出的齐溟,跑进房中,气喘吁吁坐在桌边。

    “可又是得了什么不得了的药材?”见毒心仙师满脸兴奋笑意,齐溟便知并无什么大事,恐怕如往日一样,收获了什么好东西,拿来他这里显摆罢了。

    “这次可是个大事,你绝对想不到。”毒心仙师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缓了缓气,神神秘秘的看着齐溟得意道。“这事儿,眼下可是只有我一人知晓,可是个不得了的事儿。”

    “许是他人知晓未说罢了。”齐溟故意冷淡道。

    “不可能,不可能,这事儿若是有人知晓,那定然是马上会传开的。”毒心仙师得意道,本想继续吊一吊齐溟的兴趣,可见齐溟冷冷淡淡的,便也不再故弄玄虚的继续道。“小域儿有了心上人。”

    “我当什么事儿,这不挺正常的。”齐溟早知易上域喜欢离非,自然也不惊讶。

    “诶,可不是这么简单,他们两人已然像是新婚夫妇,在城中生活下了。”毒心仙师对易上域和离非的事情,添油加醋继续道。“那姑娘虽不及我们婉遥好看,可也是数一数二的……”

    “呼……”还未等毒心仙师把话说完,齐溟便转身飞跑出门。

    “嘿,这小子,原来自己也好奇得很嘛。”毒心仙师不知齐溟此刻的心情,以为他只是想去看看,什么样的人才可以俘获易上域的心。

    “师兄……”齐溟刚跑出房门,便迎面碰见来找他的婉遥。

    齐溟未理会婉遥,继续向下山的方向飞跑而去。

    “仙师,师兄这是怎么了?”见毒心仙师在齐溟房中嘿嘿坏笑,婉遥赶紧问道。

    “这个……”见是婉遥,毒心仙师一时语塞,这婉遥对易上域的心意,齐云山无人不知,此事若是被婉遥知晓,那定然是伤心不已。

    婉遥眉头微皱,两眼盯着毒心仙师,等着他的答案。

    “哎,老人家我就说了。”毒心仙师抵不过婉遥恳求的眼神,拍了拍大腿,回答道。“丫头,听了后,可得稳住啊。”

    “易上域有了陪伴身旁的心上人,我这才见了他二人上山来。”毒心仙师小心翼翼的说着。

    “他们现在哪里?”

    “小域儿常喝酒的那家阁楼。”

    “我去去就回,仙师告辞。”婉遥听罢,转身疾步向山下而去。

    “哎哟,这下复杂了,我老人家也管不了了,回去喝酒去了。”看着婉遥慌忙而出的背影,毒心仙师叹息着也回了自己房间。

    齐溟随着离非留在其手掌之中的寻音符,下山后便御灵力闪身到聆音阁中。

    “我们到城外说。”见齐溟气势汹汹而来,为了避免引起离非的困扰,易上域将齐溟向城外引去。

    城外,半山坡。

    “我离开之前,让你多照顾离非,可不是让你乘虚而入。”齐溟怒道。

    “我和绯儿两情相悦,水到渠成的事情,怎么就乘虚而入了?”

    “我先与你认识离非,若非你,又怎会到如此情形。”

    “这世间之情,哪有先后之说,只有合适才是。”易上域沉静的给齐溟分析道。“你们虽先认识却只有你单方面之情,绯儿并无感情。”

    “若非你将她隐藏山庄,我和她的感情必然定下,哪里还有你的余地。”齐溟越说越气愤,语气越说越重。“再者,她现在身份人人皆知,你该叫回她的本名才是。”

    “她喜欢绯儿这个名字,也愿意用这个名字。”易上域叹一口气。“齐溟,你一向冷静,如此和我争扯一些无谓之事,实在浪费你我二人的多年感情。”

    “我且问你,你明知我心意离非,却横入我们之间,从我身边拉走她。是我浪费你我二人的多年感情还是你?”齐溟内心仍难以平复。

    “我救绯儿时只是怀疑了她的身份,原只是想待她醒来便叫你到山庄。可人算不如天算,她的恢复期实在远超我的预期,而这之中发生的事情、产生的感情,又是我无法控制的。”易上域看着远处的百梨城轻声回道。“齐溟,即便没有我,因为避幽谷之事,你们也恐怕是难以走到一处的。”

    “好了,我想和离非单独说说话。”许是易上域说道齐溟的痛处,一直以来,避幽谷之事也是他所担忧的,带着哀伤的语气,齐溟说完便转身向城中而去。

    看着远去的齐溟,易上域轻叹一口气。毒心仙师兴奋离去,易上域便知他和离非的事情会马上传遍齐云山。幸而,齐溟到之前,易上域便已和离非交谈过。

    “齐溟对你,你可知晓?”毒心仙师刚离开,易上域便拉着离非温柔问道。

    “知晓。”离非轻轻点头。“这位仙师会告诉他吧?看他方才离开的模样,恨不能马上找人说出来才舒服。”

    “哈哈哈,他就是那样的。”易上域摸了摸离非脸颊,继续道。“这消息怎么传倒是无碍,只是齐溟定然会来找我兴师问罪。一会儿,你先回避一下,让我跟他好好说说。”

    “让我去说吧。”离非坚定的看着易上域。

    “不可,我不放心。”

    “你就相信我吧,我和他之间的误会与纠结本也是需要好好解一解才是。”

    “你还真不会做个乖巧的柔弱女子。”易上域无赖抱了抱离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