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35章 徒手绘船图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东暖阁里,

    弘治皇帝和百官脸上洋溢着笑容,唯独严成锦一人,紧锁着眉头,望着鞋头,陷入沉思中。

    刘瑾又活着回来了?

    顿时,在心里的威胁程度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王守仁和刘瑾站在暖阁里,等候弘治皇帝封赏。

    抢回三艘大船,剿灭了松江府一带倭寇。

    更重要的是,还打到岛国去了。

    开创了朝廷剿倭的先河,此乃陛下登基以来,从未有过的幸事。

    李东阳和马文升等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在海上彰显大明朝廷的威严,恐怕只有三宝太监下西洋那会儿了。

    刘瑾是宦官,不可封官赐爵,弘治皇帝眯眼笑道:“刘瑾替朕找回三艘大船,此乃大功,月俸升至三十五石。”

    刘瑾微微张着嘴巴,激动得眼角发亮,哽咽道:“奴婢刘瑾,谢陛下恩赏!”

    六十二石月俸,为正三品官员的俸禄。

    朝中大臣的俸禄极低,宦官的俸禄比大臣还低。

    也只有十二监的主事太监,才能堪比上三品官员的俸禄。

    刘瑾只是东宫的长随太监,就得到这样的赏赐,是极大的宠幸。

    李东阳等人脸色微微一动。

    陛下如此恩赏,已是极为大方,倭寇在东南之沿海,难以剿灭。

    此次围剿,重创了东南沿地的倭寇,树立了大明水师的威信。

    当让中书官记入史册中。

    弘治皇帝目光落在王守仁身上:“王卿家已为刑部郎中,就赐你一身麒麟服吧,月俸升至三十石。”

    王守仁微微躬身,谢过陛下的恩典。

    谢迁等人有些唏嘘,朝中升迁最快的当属严成锦。

    其次,就是王守仁。

    出征三次,屡次建立战功,实在令人叹服。

    赏赐过后,紧接着便是问责的环节。

    左宗彝跪在大殿中,不敢抬头,大呼道:“臣左宗彝,有不赦之罪!”

    没等弘治皇帝出声,秦紘便道:“臣同罪!”

    左宗彝是他举荐的人,又是兵部的右侍郎,他多少会牵连。

    弘治皇帝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道:“你率军击溃倭寇有功,便算是将功补过了。”

    左宗彝跪在地上,感激涕零,能保住乌纱帽便是万幸。

    “臣此番去岛国,发现岛国群雄割据,硝烟四起。

    无田无地的百姓,堪比荆襄的流民,走投无路之下,才入海当倭寇。”

    弘治皇帝和李东阳等人眉头一挑。

    大明实行海禁,所以,对海外的形势一无所知。

    自文皇帝的万国来朝以后,岛国和琉球就再也没有向大明朝贡。

    弘治皇帝叹息一声:“原来如此,朕倒是不知,已混乱至此。”

    左宗彝继续道:“臣还有三件事,需向陛下禀报!”

    大殿中,诸公的目光聚焦在左宗彝身上。

    见他一本正经,似乎有重要的事宣布,弘治皇帝正坐起来,竖起耳朵道:“左卿家说吧。”

    “恳请陛下,将调来的僧兵,编入松江府的金山卫所。”

    左宗彝见识过僧兵的武力。

    以骁勇善战形容也不为过,就此放归山林,乃是朝廷的损失。

    严成锦想了想,道:“臣以为不可,僧兵若入了金山卫所,破了戒律,迟早会沦为普通的士卒。

    放归山林中,终年不断地修行,才能更进一步。

    朝廷需借用僧兵时,再调就是。”

    王守仁道:“臣附议。”

    弘治皇帝仔细想了想,若失去戒律管束,迟早会沦为士卒。

    京营不正是如此,才颓废为一群农夫的吗?

    李东阳思索许久,才道:“臣觉得在理。”

    刘健点点头,回到寺庙中,武僧自会戒守清规。

    “就依李卿家所言,将僧兵放归寺庙,朝廷捐赠一笔香火钱。”弘治皇帝道。

    左宗彝继续道:“臣要禀报的第二件事,太子殿下让刘瑾发了二十万册漫画,赠予岛国百姓。”

    弘治皇帝青筋暴露,脑袋嗡嗡直疼,印了二十万册,朱厚照哪里来的银子,难不成是宫中印的?

    他微微转头看向萧敬。

    萧敬连忙上前一步:“司礼监和国子监都未印刷。”

    弘治皇帝蹙眉道:“太子是在哪里印的,又是怎么运到松江府?”

    周彧惊得额头冷汗流下来,连忙抬起袖口擦了擦。

    大殿中响起嗡嗡地议论声。

    太子印了二十万册的书,还不惊动锦衣卫,必定是有人相助。

    此人最有可能是严成锦。

    只要他与太子厮混,且做事喜欢藏着掖着。

    弘治皇帝也想到了:“严卿家,太子哪里来的银子印书?”

    严成锦道:“殿下去寻了坊间的书商王不岁。”

    说到这里,弘治皇帝顿时就明白了。

    以太子的性子,定然是对书商威逼利诱,老脸有些挂不住,“此事留给锦衣卫查吧。”

    诸公岂会不明白,陛下想大事化小。

    锦衣卫是陛下的亲军,只听命于陛下,内阁和六部皆无权过问。

    左宗彝提高声音道:“这第三处,才是最离奇的地方!良乡的五艘大船,乃是按三宝太监下西洋的战船所造。

    长三十七丈,宽十五丈!为三宝太监下海的马船。

    良乡怎么会有三宝太监造船的图纸?”

    典籍中,有记载三宝太监下西洋时,所乘船体的规格、编制记载。

    左宗彝身为兵部右侍郎,自然比其他六部更熟悉。

    那就是三宝太监下西洋的马船。

    比朝廷的三艘大船还要大。

    可图纸早就被刘大夏烧毁了,良乡哪里来的图纸?

    弘治皇帝盯着严成锦:“严卿家,你哪里来的图纸?”

    “图纸是臣画的,船是宋景所造。”

    严成锦毫不犹豫地道。

    朝中大臣向来喜欢推测,若得知他主动向刘大夏要了水文图。

    必定会想到开海禁。

    开海禁,涉及朝中许多大臣的利益,稳一手,还不能说。

    否则,将会面临许多大臣的阻挠。

    秦紘怀疑道:“你不过在工部观政几日,如何懂画马船的构造图?”

    “还请陛下赐纸墨和尺子。”

    严成锦为了这一日,不知在夜里画了多少遍。

    该不会……?

    真能画出来吧!

    李东阳的脸色已不能用惊讶形容,越是揣测,便越是心惊。

    刘健等人专注地看向严成锦。

    王守仁摇摇头,老高兄敢应承,必定是能画出来无疑了。

    只见严成锦拿起笔,开始在纸上涂涂画画。

    片刻功夫,就画出了轮廓。

    左宗彝和秦紘哑然,寻常人怎么能把马船的结构画下来。

    定然是知晓马船构造的人,才能把它画出来。

    可严成锦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连马船都没见过。

    半个时辰后,

    严成锦将第一幅结构图呈上:“陛下若不信,臣再画第二幅?”

    马船的图纸,总共有五张大图。

    这不过是第一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