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应现代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吃罚酒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高君元气不过,手蓦然用力,恨不得捏碎她的手腕。

    沈墨臻“啊”的叫出声,满脸痛苦。

    演奏乐器的人,就是通过手创造出美妙的音乐,一双手何其珍贵,许多音乐家甚至给自己的手买了高昂保险,沈墨臻平时对自己的手也是保养爱护有加。

    陶之遥急红眼,“小兔崽子,你马上给我放开她!”

    她说着就冲了上去,几个男孩就像高君元的马仔似的,围上来,阻止她,有人挡,有人拉,“别碰我!”陶之遥一只手挥走碍事的手臂,一脚飞踹挡路的大腿,她可没有沈墨臻斯文,整个人处在小宇宙爆发阶段,分分钟跟他们干架的架势。

    “靠,这女人又疯又野蛮,”被她打到、踢到的男孩咒骂,小少爷脾气上来了,他们也不谈什么好男不跟女斗的规矩,拉扯陶之遥,季青晴见陶之遥被欺负,毫不犹豫的加入战局,如她自己说的那样,用尖指甲去抓对方。

    这招真见效,被她抓到的男孩,无不痛的嗷嗷大叫。他们其实没有跟女人打过架,也不是真想对陶之遥和季青晴动手,经验不足,一时之间竟拿她们没办法。

    现场简直一片混乱。

    刘嫚没有参与“斗殴”,在眼见高君元故意伤沈墨臻手腕后,她拿出自己的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一个名字。

    这群小祸害,有好爸爸罩着,只手遮天,

    既然报警没用,找这里的员工保安没用,那她就只能直接找对方的爹了。

    “都住手!”刘嫚一声厉呵。

    推搡的双方有片刻的停滞,他们看向声音来处,刘嫚举着自己的手机,屏幕是电话正在呼叫的界面,而呼叫的名字,是“高易淮”三个字。

    偌大的空间,顿时噤如寒蝉,没有开免提,他们也能听到“嘟~~嘟~~嘟~~”的声音。

    高君元赫然瞪大眼睛,惊骇不已,“吉吉,你快把她的手机抢过来。”

    先前抢沈墨臻手机还很麻利的吉吉,却迟疑了。

    就在他迟疑的时候,高君元脑子一转,狠声道,“不对,你一个破网红怎么可能有我爸的电话!肯定是你随便修改备注名字,又想骗我,难怪这么久都没人接电话,你上哪儿找的空号啊,该不会自己打自己的其他号码吧,呵,我不上套了!”

    高易淮的私人电话是很私密的信息,一般人不可能拿到,陶之遥和季青晴就都没有。

    刘嫚完全不认识高易淮,高易淮的联系方式是何华光给她的,说以防不时之需,她便保存在手机通讯录里了,同样的,那位女股东朱慧丽女士的私人电话,她也保存了。

    她没想到,自己会因为这种事联系高易淮,不到万不得已,她其实不想给高易淮打电话,不谈宋君哲,喻湛和高易淮的关系也很微妙,高易淮不久前才帮助过他们,她不应该给他添堵,而且新闻说高易淮近期又在国外访问,此时此刻,他很可能正在与国外政要会晤。

    所以她前面才对高君元好言相劝,只要高君元认错放过沈墨臻,这件事就算了。

    可是这个熊孩子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很遗憾,高易淮这个时间真的在工作,他在出席一场非常重要且正式的国际会议,台上一个黑人政.客正在发言,他的手机倒没静音,振动模式下,不停的“嗡嗡嗡”,影响到其他与会人员,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号码——别说陌生号码,在这个场合,任何人给他电话,他都不会接。

    他按下拒接键,

    “嘟”声戛然中断。

    房子里的众人面面相觑。

    高君元怒笑出声,“我说中了吧,你就是个骗子,骗骗网上那些傻子还可以,休想骗我!”

    然而他才说完,楼下就传来嘈杂声,大门好像被人打开了。几秒钟的时间,一群黑衣壮汉冲上楼,为首那人,正是宋君哲!

    他以十万火急的速度赶过来,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

    宋君哲先看到站在门口的刘嫚,又看到被男孩包围住的陶之遥和季青晴,最后才看到被高君元控制住的沈墨臻。

    沈墨臻也在看他,满眼惊恐,无助柔弱,仿佛惨遭蹂躏的模样瞬间刺激到宋君哲的神经,他目眦尽裂,几个大步冲到高君元跟前,抄起拳头,狠狠砸向他的脸。

    高君元毫无准备,被他一拳揍翻在地。沈墨臻终于重获自由,迅速闪躲到一旁安全的地方。男孩们都没想到这人说打就打,还打得这么狠,一个个都呆住了。

    还是高君元在地上冲他们喊,“你们就傻看着我被打?”才把他们喊醒。可是,真的要还手吗?黑衣壮汉们,不仅面目狰狞,各个手里都有武器,不是巨粗的金属棒,就是锋利的刀......

    男孩们只是纨绔子弟,哪里见过这种黑涩会行头......他们也只敢小打小闹,欺负弱小,谁真会为了高君元拼命啊。

    他们一个个跟吓傻了似的,愣在原地。

    宋君哲脸色极其阴沉,他居高临下的盯着高君元,“还想还手?”

    一脚直接踢到他肚子上,高君元感觉自己五腹六脏都是疼的,在地板上抱住肚子痛苦的呻吟,冷汗涔涔,仰起头,面露凶光的对宋君哲说,“你...完了,你完了,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

    “噢?是谁?”宋君哲冷漠道。

    “高易淮,我爸爸是高易淮!”高君元又痛又得意,面部表情是扭曲的,“你这样对我,我爸爸是不会放过你的,以后,整个中国都没有你的容身之处。”

    宋君哲“哦”了一声,又狠狠踢了高君元一脚。

    “啊!!!”高君元大声惨叫。

    他的同伴们有的不敢看,捂住了眼睛;有的不敢听,捂住了耳朵,还有人害怕下个轮到自己,抱住双肩,瑟瑟发抖,都快哭出来了。

    宋君哲没有一点心慈手软的迹象,一脚又一脚的踢,还觉得不够,接过黑衣保镖递过来的钢棍,俨然要大开杀戮。

    高君元依然不服输,嘴里咒骂着,“有种你打死我,今天你这样对我,明天一定是你的死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