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第1424章 其实是一石三鸟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两个人本来不想答应,但薛信国给的条件实在太丰厚,最后他们就没能抗拒。

    “薛信国?”任侠对这个消息颇有点意外:“本来沉寂了一段时间,没想到竟然又冒出来了!”

    薛家豪略有点尴尬的提醒:“你跟他有杀兄之仇,他肯定会跟你死磕到底!”

    苏逸辰很困惑的问:“难道这段时间一直是薛信国在算计我们?”

    “还要兰海鹏。”任侠已经有了判断:“他们两个应该是勾结在一起的。”

    薛家豪赞同这个判断:“可能性很大,薛信国在内地没什么势力,很难独立对付你,需要有合作伙伴,毫无疑问兰海鹏是最佳人选。”

    苏逸辰又问:“他们两个谁先找上谁的?”

    “这个不重要。”任侠摇了摇头“我估计应该是薛信国找上兰海鹏,正好兰海鹏也想对付我,两个人一拍即合!”

    苏逸辰很是无奈:“那就是一个对手变成两个敌人。”

    “没关系。”薛家豪很轻松的一笑:“至少这一次,我们扳回一局,原以为一石二鸟,其实是一石三鸟。做掉老狼,杀了砍柴工,还抓住苏逸辰身边的奸细。”

    任侠问苏逸辰:“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两个奸细?”

    苏逸辰当即回答:“按照江湖规矩,挑断手筋脚筋,逐出社团。”

    任侠点了点头:“可以。”

    “你同意?”

    “当然同意。”先前任侠做出决定,不允许任何人质疑,而此时任侠又非常尊重苏逸辰的决定:“毕竟是你的手下,你想怎么处理,都是你的权利。”

    苏逸辰叹了一口气:“那就这么定吧。”

    任侠吩咐荷兰辫:“问一下他们两个,平常怎么联系薛信国。”

    荷兰辫马上就问到了,他们两个手机通讯录里,有一个叫“薛”的人,正是薛信国,里面存着一个手机号。

    任侠立即给孔凡辉打去电话:“我这里有个手机号,你能不能帮我定位?”

    “什么手机号?”

    “你最好还是别知道。”任侠摇了摇头:“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这个吗……有点不太符合我们的工作程序。”

    “不合规矩的事儿多了,也不差这一件。”

    “好吧。”孔凡辉答应了:“但你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是我帮你定位的。”

    任侠答应了:“没问题。”

    定位一个手机号还是很容易的,任侠立即查到,这个手机号在一处老旧小区里。

    薛家豪急忙问:“你这是要直接找过去?”

    “当然。”任侠毫不犹豫的回答:“我都已经知道他在哪了,不如直接过去送一程!”

    “为什么不让条子处理?”

    “我跟薛信国之间的恩怨,还是我们两个自行解决,别让警方参与进来。”

    “这样也好。”薛家豪赞同的点了点头:“还是让条子去收拾兰海鹏吧。”

    同一时间里,薛信国和兰海鹏那边,已经得到了消息。

    兰海鹏的信息很灵通,薛信国又收买了不少眼线,第一时间就知道砍柴工被警方击毙。

    “怎么回事?”兰海鹏起初还没明白:“老狼死了,砍柴工也死了……打死砍柴工的据说还是便衣警察!”

    “这是一个局。”薛信国冷冷一笑:“原本就没有这么一次谈判,老狼也没打算去丰东区,任侠是故意放出风去,让我们这边出动。”

    兰海鹏顿时懂了:“引诱砍柴工出来,同时借我们的手除掉老狼。”

    “没错。”薛信国的嘴角抽搐了几下:“真没想到任侠竟然玩了这么一手,妈的,玩的真是漂亮,竟然连我都上当了。”

    兰海鹏倒吸了一口凉气:“幸亏我们没全体出动,否则岂不是被一网打尽。”

    “砍柴工死了,小刀六还在,虽然受了伤,但也能发挥些作用。”

    “你在苏逸辰身边的眼线呢?”

    “已经暴露了。”薛信国猜到了:“任侠应该是早就怀疑,苏逸辰身边有问题,所以设了这么一个局。”

    “任侠故意让你的眼线把消息传递给你。”

    “没错。”薛信国沉重的点了点头:“否则没办法解释眼下这些事。”

    兰海鹏仍有一线希望:“你确定眼线已经暴露?”

    薛信国反问:“不希望暴露?”

    “当然不希望。”兰海鹏理所当然的回答:“只要苏逸辰身边还有眼线,我们就知道和宏利的风吹草动,要是没了眼线,我们可就两眼一抹黑了。”

    “我也是这么想,但很遗憾的是,以任侠的智商,肯定已经发现眼线。其中的逻辑不难懂,为什么荷兰辫跟老狼谈判,砍柴工会出现,肯定是身边有人出卖了情报。”薛信国非常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咱们两个现在应该离开这。”

    “那两个眼线会出卖你?”

    “一定会出卖我。”薛信国冷冷一笑:“我给了点钱,他们就把和宏利给卖了,任侠只要把他们暴打一顿,他们一定会出卖我。他们有我的联系方式,只要通过手机信号定位,很容易知道我在哪。”

    “我们不能就这么撤走。”

    “你想怎么样?”薛信国猜到了:“设一个圈套?”

    “对。”兰海鹏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既然眼线出卖了你,任侠肯定已经知道,是你在背后操纵一切。任侠一定想要亲自杀了你,彻底了结你们两个之间的恩怨。”

    薛信国非常认同:“没错,任侠把你交给条子处理,但对我一定会亲自动手。因为我哥哥死在他的手里,如果把我交给条子,对他来说也不利,必然牵扯出太多麻烦事。”

    兰海鹏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我们过去拆迁,经常会制造煤气爆炸,看起来就像事故一样。”

    薛信国颇有兴趣:“你们的手段怎么样?”

    “就像定时**一样,想什么时候爆炸,就什么时候爆炸。”顿了一下,兰海鹏补充道:“也可以这样,房子本身安然无恙,但只要有人进来,就会轰的一声。”

    “你们的手段这么高明!”

    “当然了。”兰海鹏呵呵一笑:“任侠只要知道你在哪,一定会找上门来,这么好的机会,干嘛不利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