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百九十九章:大结局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个的惨死在自己的面前,然后自己被人玷污**折磨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为了知道你的下落。

    瞧李明德多爱你的,为了找到你,竟是连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都做了。”云韵说着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云君却是觉得脑子轰的一声,终于明白为什么李明德难办拒绝自己去天牢见陈御,甚至不惜将陈御直接带入宫中。

    都不愿让自己去天牢,因为他怕自己看到方若颖,怕自己会因为方若颖与他彻底的反目成仇。

    心一点一点的凉了下来,云君冷笑出声。

    重生之后她担心方若颖,却没想到最后却是自己害了她。

    看着云君面上的愧疚,云韵却觉得格外的畅快。

    见着李瑾瑜追上来,笑着道:“裕亲王,你怕是还不知道这云君为什么能逃出皇宫,为什么能如此顺利的到达金州城吧。”

    见着云君眼中的神色猛地一紧,云韵更是大声的开口:“她是和太后商量好的,用一出苦肉计,取得你的信任,然后潜进金州城,然后刺杀你的母亲。并且帮助太后,里应外合,破了金州城。”

    “你最爱的人,你一直视她如命的人,她却是一直想要你的性命,裕亲王,你现在还要娶这个女人么。”

    闻言李瑾瑜却是神色不变:“那又如何,她云君永远都是我的妻子。”

    “呵呵,当真是个痴情的人,只是不知道等你看见你娘的尸首,还能不能这么坚定。”云韵说着放声笑了起来。

    这笑容很有些肆虐。

    却是她觉得最高兴的时候,她从未有今天这般畅快。

    自从爱上李明德那个男人,她再没有这般过。

    见着有人慌慌张张从金州城的方向跑到李瑾瑜面前,云韵的笑越发的猖狂。

    果然就见着李瑾瑜变了脸色,顿时冷声道:“看我说的如何。”

    没有人理会她的话。

    云君听到侍卫的话,泠然杀了国夫人却是松了口气。

    虽然没有死在自己的手上,死了这笔账就算是扯平了吧。

    现在她要做的事情,便是将方若颖的账算清楚。

    抽出挂在马上的刀,云韵直接策马朝着云韵冲过去。

    单枪匹马面对十万大军。

    落在李瑾瑜的眼中,心猛地疼了一下。

    他曾经放手过一次,亲眼看着她倒在自己的面前,这次他再不能看着他受伤。

    哪怕知道金州的布放远不足以对抗十万大军,却是义无反顾:“上!”

    那些金州兵得到消息,瞬间冲了过去。

    云韵却是嘴角微扬:“没想到裕亲王竟是要冲冠一怒为红颜了。”

    说着由着身边的人保护,看着这一场厮杀。

    见着云君竟然能冲杀到自己面前,嘴角微扬,直接接过一杆长枪,翻身上马。

    随后迎着云君的面门攻了过去。

    云君没想到云韵竟然深受如此了得。

    面带警惕:“没想到你隐藏的这么深。”

    闻言云韵勾了勾嘴角:“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

    说完直接提枪就刺。

    云君堪堪躲过。

    很快战场上金州军落了下风,金州的将领看着情况,却是不想再战。

    靠近李瑾瑜:“王爷咱们先撤吧,等援军到了再战就是,再这么下去,咱们可就要全军覆没了。”

    闻言李瑾瑜却是看着云君,他知道现在的云君绝不会再回金州城。

    自己也绝对不能丢下云君,既如此那只有一个法子,硬着头皮战下去。

    眼看着金州兵节节败退,云韵面上的笑容越发的得意:“大姐姐,看样子今天你是要葬身于此了,只是没想到,李瑾瑜竟是如此深情,要让金州的三万兵马,跟着在这里送命。”

    话刚说完,就听着有人高喊:“不好,他们有援军。”

    然后就见着一面旗子写着陈的棋子高举。

    在大魏军队的后方,一股强大的人马,直接从后方偷袭。

    金州军见到援军,顿时士气大振,一个个也鼓足了劲。

    大魏兵马马上就露出颓败之势,一刀直接打飞了云韵手中的长枪,刀横在云韵的脖颈之上。

    云君嘴角扬起一丝冷笑:“现在怕是你败了。”

    闻言云韵眼中露出一丝决绝,她早就做好这个准备了,这世上她和云君从来都只能有一个。

    要么是她要么是云君,总有一个人要死。

    这一刻从她爱上李明德,并且发现李明德心中只有云君开始,这一切便就是注定好了的。

    伸手从头顶拔出金簪,云韵面上的笑容格外的艳丽:“那又如何,我的命从来都掌控在我自己的手里。”

    说着话直接将金簪扎进喉咙。

    鲜血喷洒在云君的脸上,带着热度。

    身子直接从马上摔了下去。

    看着云韵倒在自己面前,云君手中的刀微微的抖了抖。

    看着李瑾瑜望过来的眼神,只是摇摇头,接着加入战局。

    却是没注意到混在人群之中的泠然。

    趁着云君对敌的空档,直接借力朝着云君一刀猛地砍过去。

    等云君发现回身已经来不及,就听着泠然冷声道:“这是太后的吩咐,得罪了!”

    说着奔着云君的哽嗓咽喉。

    李瑾瑜惊慌失措,想要搭救,却是离得太远根本不得。

    眼睁睁的看着云君在自己的面前再次陷入危险,高喊道:“君儿!”

    云君就听到一阵冷风在自己耳边响起。

    一直铁箭直接射在泠然的刀上,用力之大直接将泠然打翻在地,随后的第二剑,直接射在泠然眉心,洞穿了她的脑子。

    回头看到高坐在马上,松了口气的陈寅,云君眼角温热。

    最后站在自己身后不曾放弃的,却是陈家人。

    将大魏的叛军除掉,陈御和陈寅这才策马来到云君身边。

    “表妹。”

    “表妹。”

    异口同声,满是关切。

    云君闻言摇摇头,强笑了一声:“我没事。”

    陈寅这才看到云君身上染血的嫁衣,回头对上李瑾瑜的双眸,眼中的神色暗了几分。

    “你没事就好,祖父担心你的安危,特地让我接你回去。”

    闻言云君却是看着满地的尸体笑着道:“现在怕是不是回去的时候了,这个时候你该是乘胜追击才是。云韵能带兵来金州,京城定然出事,想必外祖父已经去了,这个时候表哥该去相助外祖父。”

    说完自己则是直接翻身下马,往关着方若颖的囚车走去。

    囚车已经被人打开,方若颖也被放了下来。

    伸手接过已经虚弱到话都说不出的方若颖,云君心中愧疚难当。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害的方若颖如此。

    若真这样,她情愿方若颖去安南,也好过遭受这些折磨。

    看着云君的面容,方若颖伸出手,想要摸她却是根本没有力气。

    手伸到一半便滑落,眼中噙了泪水,看着云君双唇蠕动却是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便在云君的怀中没了呼吸。

    隐忍了许久,云君终是抱着方若颖哭了出来,没有人上前。

    便是李瑾瑜也只是站在她的身后,此刻他能明白云君的心情,因为自己的母亲,也是冷冰冰的躺在王府之中。

    知道京中的情况,稍作整顿,李瑾瑜便带兵,更陈家人直接一路杀到京城。

    等云君跟着进宫的时候,太后枯坐在长宁宫。

    看着云君进来,却是嘴角微扬。

    “看来泠然失败了。”

    闻言云君点点头:“她死在金州城。”

    “我早就猜到了会是这个结局。”太后说着看向云君,“你知道哀家为什么厌恶你么?”

    云君闻言要摇摇头。

    “因为当初有人为你算了一卦,说你天生命带凤格,日后将成为一国之母。原我是想过让你和明德在一起的,可惜你对我明德并无心思,我就知道你必须除掉。若不然你为后,那我的明德便坐不稳这个皇位,却没想到天意终究是不可违逆的。”太后说着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看着太后的模样,云君还有什么猜不到的。

    “你喝了鸩酒?”

    “哀家是大魏的太后,大魏都没了,自然也没有活下来叫你折磨的道理。笑话你该看的也都看完了,哀家要体面的走。”说着站起身来,朝着里间走去。

    陈御见此要上前,却是被云君拦住。

    “她是大魏的太后,理应给她体面。”

    说完转身去了长宁宫。

    长宁宫之中一切都像是当初的模样,云君径直走进去。

    玲珑面带怒意的挡着:“你要做什么?”

    闻言云君轻声道:“我不会伤害你家主子,过来只是为了送她离开,王家的人都在宫外。”

    玲珑闻言愣了愣,就听着身后王嫣然开口:“玲珑退下。”

    这才不情愿的退在一旁。

    云君从金州打到京城,用了两个月的时间,王嫣然的身孕已经三个月,微微有些显怀。

    虽然藏着,却还是叫云君看了出来。

    她下意识护着肚子的动作,太过熟悉。

    当即问道:“你有了身孕?”

    王嫣然笑着点点头:“皇上的孩子,你是不是要为了李瑾瑜的江山,除掉他?”

    闻言云君摇摇头:“你对我有恩,你和王家的人,都不会有事。”

    “可是你彻底的毁掉了我的人生,你该知道若是这个孩子出生,我会告诉他,让他找你寻仇的。”王嫣然说的平淡,仿佛还是当初她们说话那般。

    云君闻言看着王嫣然,却是没有动手,只说了声:“对不起。”

    说完知道,她们之间再没话可说,吩咐人送王嫣然出宫,自己则是转身离开。

    一举夺下皇宫,将芸娘和云韵安排的人全部瓦解,李瑾瑜与陈钟彦坐在麟德殿商量着如何瓜分大魏的天下。

    云君对这些不感兴趣,独自去了当初囚禁自己的冷宫,去前世自己惨死的地方。

    前世的一切历历在目,仿若昨天一般。

    这一辈子,自己躲过了前世的命运,却是无形中让太多的人丢了性命。

    对于云馨她无愧,可是对于方若颖和王嫣然,终是心中有愧,想起那个为了自己惨死的昭容,她连她最后一面都不曾得见。

    蹲下身子,在前世囚禁自己的冷宫,第一次无助的像个孩子。

    背后一阵暖意,落尽一个温暖的怀抱,闻着熟悉的气味。

    云君知道背后的人是谁,身子顿时僵硬。

    就听着头顶传来李瑾瑜熟悉的声音:“难过就哭出来,哭出来或许会好点。”

    闻言云君沉默了良久,这些日子虽说一直在一起行军,她却刻意保持和李瑾瑜的关系。

    “你现在该杀了我才是,你娘虽不是我亲自动手,却是因为我才死在泠然的手中。”

    闻言李瑾瑜的声音带着几分释然:“泠然是太后的人,要杀她的也是太后。或许你恨她,终究你没动手。泠然你带进的金州城,如此一来也算是扯平了,她害死你的祖母,算是扯平了。”

    “扯平?能扯平么?”云君闻言却是冷声开口。

    就听着李瑾瑜的声音带着请求:“我知道今日之后,你要会跟着陈钟彦离开,我已与他二分天下各自为都,若是你跟他离开,我这辈子都没法再见到你。君儿我不能没有你,算我求你可好,别走。”

    听到李瑾瑜语气中的低声下气。

    云君的身子动了动,回头对上那一双泛着雾气的双眸,心彻底的震了一下。

    “可是我们之间这道坎,跨不过去了。”

    “可以的,君儿一定可以的。相信我,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知道如果没有你我要怎么活下去,求求你可好。”

    闻言李瑾瑜将她拥入怀中,声音越发的坚定。

    若干年后,李瑾瑜想起当时冷宫的事情,都无比庆幸自己当初做了一个对的决定。

    若是他依旧站在身后,没有走出那一步,他们之间或许真的再无可能。

    就因为他踏出了那一步,进了冷宫的门,保住那个孤独的女子,他的皇后才会姓云。

    当后来传言邻国大梁晋王陈御想带兵想要攻打大魏领土之时,那个眉目如画,面容清冷,却是眼神温柔的女子,直接提剑:“我去问问,表哥到底什么意思,真的要打我奉陪到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