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卷 番外:娶她(2)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若以后,我与公主真有来日,公主不可以有自己的孩子,那么,无论是皇上还是二皇子成亲之后有了孩子,我们是否可以选择过继?宁家家大,里头弯弯绕绕存了许多的破事,想来我不说,太后也该明白,我们真的有了来日也是不可能去选家族之中的孩子来过继,若太后同意,我愿意承担太后所说的后果,自然希望以后,皇上或二皇子名下,能够过继给一个孩子给我们,让我能够对我父亲有所交代!”

    犹豫片刻之后,宁致远眼底里的那抹黯淡由星芒代替,在洛卿语伸手准备让人请宁致远回去时,宁致远伸手阻止,随后目色坚定的抬头看着面前的洛卿语,说出了连洛卿语都为之愕然的话。

    “你……你可知道你现在所说的话,是什么?”洛卿语语塞,一时之间,不敢相信,只得再次问过。

    “知道。”宁致远点头,将心中所想吐出“我虽未弱冠,可从小到大在父亲身边跟着也非常人一个十七八岁的人有的那般心智想法,我们这样的人家,里头勾心斗角的事情很多,这么些年,也有人使了暗法子总想着往我的身边塞人,可我都没同意,有父母的恩爱在前,对我而言,我也希望有一个与之一见倾心之人厮守终老,遇见公主时,我心里腾然的出现了那一个想法,既然是自己心中所想所愿,那便去实现,只要是对的人,对我而言,没什么是不可以的,我宁家儿郎重情,我父母只会尊重我的选择,一定不会有任何的异议!”

    “你可想好了,一旦定下,便无后悔之说!”一旁,沉默了许久拧着眉头的萧歆宸死死的盯着在那儿立下誓言的宁致远,沉声说道,话语之中带着十足十的威吓,想是并不大相信那宁致远的话,要将他吓退一般。

    “若是对的人,便无后悔之说!”宁致远用着最坚定不移的神色看着持着怀疑态度的萧歆宸,再一次的表明着自己的心意。

    “那朕就等着看,比起你现下许下的誓言,你的第一步,应该是让满满能够先看上你!”萧歆宸看着一次一次坚定着誓言的宁致远,只带着一丝丝不屑的看着他,看他如何走下一步。

    “那就请皇上拭目以待,我相信,公主一定是那个陪我走完一生的人。”宁致远不甘示弱,丝毫没有一点点的畏惧,只勾唇抱拳向着萧歆宸立下此番豪言壮志之后,随后与陆君竹一同离开。

    “呵,这小郎君的脾气挺大,连皇帝都敢怼,我喜欢!”洛卿语一路看着自家儿子与未来女婿的交锋,只觉得相当之精彩,洛卿语在宁致远说下那番誓言的时候,便对这位宁致远有着十足十的好感,且知道,满满一定会看上这位宁致远的,毕竟他是个不折不扣优秀的男人。

    “母后,你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养大的儿子你不喜欢,你帮着他一个外人。”而另一边,难得傲娇的大儿子与洛卿语说下那不服气的话之后,洛卿语只笑的花枝乱颤“好儿子,你这话说的就不公道了,你母后疼了你二十多年了,偶尔疼一下别人你就这个样子,那以后可怎么得了,这宁致远说不准可真的就是你以后的妹婿,你可想好了啊,这人家以后真的要找你来抱儿子,你可要舍得。”

    对于宁致远不选族中亲贵的儿子非要选他们这一边的孩子来抱,洛卿语也只能说,这宁致远想的够长远,宁氏一族里确实如宁致远所说盘根错节,里头弯弯绕绕诸多的旁支在里头,维持着这样一份家业,要在里头去找个合适的继承人太难,若换了旁的人,宁致远怕是会拒绝,可若在皇家之中抱人来养大,有皇家这样一个天大的帽子扣下来,谁都不能奈何。

    “若他真的能和满满开花结果,过继一个儿子又算得了什么,且就算过继了我和霈儿的孩子去,我们也不亏,宁家家大业大,在江南的势力等于是个半个朝廷,朝廷一直对他有所忌惮,他若真的娶了满满过继了我和霈儿的孩子,那将来,宁家的一切还是朝廷的,只是比起满满的幸福,还是要看他自己的本事,若他没那本事,做不到自己的那份许诺,那朕亲手把他那宁家连根端了,再给满满寻好的,朕给不稀罕那些。”

    为了满满的幸福在萧歆宸眼里什么都是可以舍弃的,当年他亲眼目睹了满满由那该死的高晞露将其抛向高空,差一点点殒命之时心中就打算好了,从今以后无论满满要什么,他都给,哪怕是性命,哪怕是把自己的一颗心挖出来换到她的身上都可以。

    “帝王权谋,也就是你敢当着你老子娘的面这么说也不怕你老子娘误会,要是换了旁的人,只当你是拿你亲妹妹在那儿算计,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满满的身份已然是最尊贵的,这京城里上上下下能够拿得出手的公子就那么几个,可惜,小的太小,余下的都不算是好的,那宁致远虽说年少,可身上满身的气度颇佳,当得起人中龙凤这四个字,且他站在两代帝王跟前那副不卑不亢的气度,便可以说,真真不错。”

    了解自家儿子的洛卿语见萧歆宸这么直言不讳的聊起对于满满嫁给宁致远的利弊之后,只是一笑,也毫不掩饰的夸耀起了对于宁致远的满意,这种事情其实没什么好避讳的,反而正儿八经的说出来,才是坦坦荡荡的。

    宁家的势力摆在那儿,对于宁家而言,皇室一族的婚姻对他们而言,也算的上是个护身符,宁氏一族在江南的实力如何不言而喻,再娶一个女人也不过就是如此,能锦上添花到哪儿去,这些年宁家的势力发展的太快,且底下人开始不安分,尤其二房三房那里,正房里就嫡出的这么一个宁致远,底下的都算不上有什么大用,真的到了那一天,正房未必能压制。

    可一旦娶了满满,动了皇家二字之时,一切就都不同了!

    母子二人心照不宣,萧歆宸只看着洛卿语眉眼之间的喜色,笑着与她开起了玩笑“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满满先没瞧上您一个人倒先把她给吹捧的不行了,感情我和霈儿加上一个父皇都不够你一个夸奖的,简直喜新厌旧。”

    “是了是了,看你们两个还真的是看腻了,好容易有个好颜色的未来女婿可以看看,自然是要夸耀的,我这儿呢也也不跟你们爷俩说了,你们有话你们自己商量着去,我去看看满满,要不然满满回来了看不见我们会要担心的。”洛卿语不站在这儿和这对父子俩个耍贫,只带了兰草与香兰两个去满满处,与满满谈谈心。

    洛卿语一走,紫宸殿内一下安静了下来,萧歆宸看向坐在一旁沉默了许久了男人,开口问道“父皇,你觉得呢?”

    “宁致远不错,可还是要看满满的。”萧衍沉思了片刻之后,给出了自己的那份答案。

    就宁致远在对待满满不能够生育的这一件事情上,宁致远给出的答案可以说是在他心上加分的,除却这个之外,如洛卿语所言,家世人品相貌都是一等一的,无可挑剔,可关键的,还是要看满满。

    父子两沉默之后达成了默契,最终跟随着洛卿语的脚步,与洛卿语前后脚,一同去到满满处,命人备下午膳,一家人一起坐着吃顿团圆饭。

    “满满,不是与你陆叔叔说要在那白云庵住上一段时日的,怎么不过去了两日就又回来了?”端着为满满做好的碧粳粥与芙蓉糕,洛卿语看着换了常服坐在桌前难得好性练字的女儿,笑着与之说道,将碧粳粥推到了满满的面前。

    “母后,满满想通了,这世间许多事都不会有尽善尽美的时候,更加没有事事如意的时候,比起穷苦到一出生便是悲惨的需要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过活的人而言,我现在过的日子那就是身在蜜罐子中一般,我何必还无病呻吟的自怨自艾,倒不如做些自己喜欢做的,去帮助帮助那些穷苦之人,我才十三,为了一桩荒谬胡闹的小事而闹得众人为之担忧是满满的不懂事,可现在满满不会了。”

    碧粳粥清甜可口,入口即化是满满的最爱,喝下这一碗粥后,满满整个人扑进了洛卿语的怀中,在其怀里腻歪着,有了那些被卖入青楼的姑娘和那些蹲在城门外成日里捧着破碗乞讨的乞丐做比对,满满如今已然很满足。

    “傻孩子,想通了就好,你能够想通,比什么都好,早知道你去一趟白云庵就能够想通,我早早的就让你去了,何苦拖到现在,看你伤心流泪的,母后心里也不好过。”洛卿语的手摸在满满的发丝之上轻轻顺着,笑着与之说道,眼里满是安慰。

    满满微微一笑,只紧紧的抱着洛卿语笑着道“母后,我这一次遇到一个很有趣的人……”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