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卷 番外:娶她(4)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是是,大周的嫡公主最是娇贵,那么请问公主,你现下可要骑马在这场上跑一跑,今儿个我还能够为你牵上一牵马,等明儿个小的可就回去了!”

    宁致远见她娇俏可爱的模样,嘴角上扬忍不住的大笑着,只觉得眼下面前小姑娘的所有一面都是那样的可爱。

    “宁致远,跑一圈怎么样?”就在满满刚坐在马上准备着在跑一圈时,骑马而来的萧歆宸与萧衍父子两个就这么立在了宁致远的身旁,用着挑衅的目光看着宁致远,指着那远处已然牵起的红绳之处,冷冷的出声。

    “有什么彩头?”宁致远看着那牵起的红绳之处,微微一笑,想起适才与满满说下的那话,计上心头,忍不住便算计起了年轻的帝王与成熟内敛的太上皇。

    “彩头?你想要什么彩头?”萧歆宸乖乖上钩,对着宁致远扬起眉眼淡淡开口,压根儿就没想过自己会输这一件事。

    “若输了,那就要答应赢得人一件事情,只要不是伤天害理,无论什么都可以!”宁致远看着乖乖上钩的帝王,悄悄的挖了一个坑,等着萧歆宸往下跳。

    萧歆宸就这么冷冷一哼,他自幼开始学骑射之术,这一点自信他还是有的,也不是他自负,他的本事他自己心里清楚。

    这会,所有人都把视线投射在了这年轻的帝王与这位俊朗清逸的少年身上,等待着看这两个人的比试,容貌之上,萧歆宸与宁致远两个可谓不分伯仲,气质上,一个是天之骄子,一个是人中龙凤,各有各的光环,今日,萧歆宸就是想撮一撮宁致远的锐气!

    “来吧,比一比!”萧歆宸同意了宁致远的话,苏卿语自己接过了太监手中的那面旗帜,当起了裁判。

    骏马之上,两位优秀的似如粲然星辰一般的两个青年才俊手持着马鞭,等待着苏卿语手中的旗帜落下。

    萧歆宸所选的是一匹枣色骏马,宁致远的是赤红色,当苏卿语手中的旗帜落下,两匹马儿的身上均落下了马鞭呼啸而过之声,两匹那儿呼啸着飞奔而起,分离的飞驰,不相上下,丝毫分不出胜负。

    萧歆宸的骑射功夫那是苏卿语自幼看在眼里的,自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心,令苏卿语没想到的是,宁致远的马上功夫也这么好。两个人并肩前行,骑在马上的模样,丝毫分不出到底谁比谁弱了些,比起来,宁致远今年刚不过十八,而萧歆宸已然二十有三,比宁致远还年长了几岁,可气势上宁致远却丝毫不输,比之起来,宁致远确实不错。

    苏卿语在心里加深着对宁致远的好感时,转眼便见满满紧紧盯在那马上两人身上的神色,忍不住打趣的问着满满“闺女,你这表情和模样,是在担心着谁呢?”

    “担心宁致远啊,哥哥的骑射都能够和表舅君竹叔叔不相上下,宁致远看着文文弱弱的,虽然说他马骑得确实不错,可总觉得和哥哥比起来,感觉还是差了一些,傻傻的,没事和哥哥比什么马呀。”满满面对自己母亲的对话,简单干脆的把问题就这么答了,且还说明了理由,现下,她把宁致远当自己的朋友,自然是朋友有难,付出了该有的关心。

    苏卿语一听,只在心中为那宁致远默默的心疼了三分,自己的女儿聪明起来的时候聪明,却笨起来,也真的是好笨,这宁致远要敲开她的心门,怕还是要付出好大的努力才是。

    “哇,宁致远竟然这么厉害,和哥哥跑了个平手,了不起!”正当苏卿语出神之时,一旁的满满已经用着不敢置信的声音惊叫而起的在旁不住拍手起来,虽说没能够比得过萧歆宸,可能够与萧歆宸打成平手已经很了不起了。

    黑着脸的萧歆宸与尚算欢喜的宁致远一同回来时,满满第一个跑向的是宁致远的身边,只兴奋的夸奖着他的厉害,这让一向把妹子宠上天的萧歆宸越发黑了脸。

    养大的白菜眼看着只向着猪,他这个做哥哥的心疼!

    “愿赌服输,宁公子有什么愿望啊?”虽说是打成了平手,可在苏卿语看来,宁致远还是比萧歆宸厉害了些,毕竟年纪上的相差,与萧歆宸自幼学习骑射的关系,萧歆宸比较起来,还有些胜之不武。

    “母后,我和他打成了平手!”黑着脸的萧歆宸看着自己的母后胳膊肘向外拐,忙的叫屈起来。

    “你最近怕是在这一方面疏忽了许多,就你这本事,若刚才是你君竹叔叔又或者你舅舅来,怕你是要输了,再说了,平手也是各自赢了各自的,那宁家公子提个要求,回头你也提一个,不久扯平了,做皇上的人,别那么小气!”

    扯皮无赖的事情,苏卿语做的多了,到了这会更可以说是拿手菜,实际上苏卿语是真的很想知道这宁致远赢了到底会和萧歆宸提个什么要求,正因为这样,苏卿语死皮赖脸的认定了,宁致远是赢得那一方。

    被自家母后这么一堵,堵得毫无反驳之力的萧歆宸闭了嘴,就这么看着一旁笑的眉眼俱开的宁致远,没好气的这么撇了撇嘴“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到了这会,连满满都忍不住好奇起来,想要知道,宁致远到底想要什么?

    “等年后开春天气渐暖后,宁致远想邀公主江南一游,请皇上太后太上皇恩准!”宁致远自马上跃下,稳稳的站定之后,向着马上的萧歆宸下跪,说出着心中的那个愿望,早在赛马之前,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说出的话。

    “诶……”满满一瞬之间语塞的看着宁致远,用着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宁致远,一时之间,不知该当说些什么好。

    “出行这件事情,你问过了皇上也没用,说到底还是要当事人答应,你有心相邀公主与你江南一游,你自己问过了公主便成,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你放着旁的东西不要,就许下这么个愿望,会不会太亏了些?”苏卿语面对着宁致远许下的那愿望,眼里越发闪现出喜欢,随后笑着看向宁致远,发问着。

    “傻乎乎的大笨蛋!”满满在宁致远与自家哥哥说下愿望的那时心没来由的漏跳了那么一拍,就好像当初,清绝叱责着她任性胡闹不顾人命之时的那般,她也是腾然的不知为何,脸就这么红了起来!

    好在自家母后的话让她有了一瞬间的缓和,那一瞬间的缓和让她将那脸上的热气压下,随后只撅着嘴的在那儿说着宁致远的发傻。

    “那公主,你愿意到时候下江南玩一玩吗?”因为苏卿语与满满母子同时说出的俏皮话,宁致远只傻愣愣的像个愣头青般的挠起了头,随后看着满满就这么问了起来。

    认识的这几天,满满第一次看到宁致远还有这样的表情,只高傲的仰起头,故意的挑起眉笑了起来“看本公主高兴!”一句话,瞬间让在场的人都笑出了声,也让宁致远的脸色稍霁……

    一番笑闹之后,年轻人只聚在一处各玩各的,苏卿语百无聊赖的坐在了支起的帐子里吃着糕点喝着茶,身边陪着的是不曾与她们聚到一处上官落梅。

    上官落梅递着新泡的雨花茶递到了苏卿语的手中,对于上官落梅泡茶的这门手艺,苏卿语可以说这宫里上官落梅称第一,无人敢称地儿。

    “宁致远的意思,你看的明白吧?”跟聪明人说话,一向不需要拐弯抹角,这会,苏卿语与上官落梅说话也是,开门见山的就这么说着。

    “怕现下,也只有公主没瞧出来了!”上官落梅微微一笑,只这般回答着苏卿语的话,这个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受丈夫的尊重,受儿子的爱戴,再也寻不到这般顺遂美好的人。

    “那你呢?有什么想法?满满将来是要嫁人的,你的年岁也已经到了,若再等个两年,那将来你打算如何?”上官落梅是个不错的姑娘,在苏卿语看来,这样的姑娘十分少有,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她总要为她的将来打算打算。

    “能够在公主的身边做个侍读对我而言很是满足,若将来公主出嫁,也请太后把我留在身边随侍,上官家的女儿多,也不在乎多我这一个少我这一个出嫁,女儿家生来也不是专为了嫁人生子的,对我而言,我这一辈子有一盏茶,又一本书足矣,宫里藏书那样多,读一辈子都不定能够读完,我别无所求,只这一个小小的心愿,还望太后应允!”

    上官落梅知道,自己总在这宫里家里人一定会有微词,到了此刻,上官落梅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尽数说出,比起自己那苍白无力的话,太后与皇上乃至于太上皇说出的话远比自己有用,她只想做自己一个人的上官落梅,而非上官家用来联姻又或者用来其他产物下的上官落梅,此刻向太后求个恩典,远比一切都管用!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