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卷 番外:生辰(2)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要跑也是他宁致远跟着我跑,怎么是我跟着他,你也太小看我了!”由着上官落梅这么忽然提起宁致远,满满脸颊一红,只不服气的笑出声,言语里满是自信之色。

    “羞羞羞,瞧你那一脸思春的小模样,一瞧就知道你这心里啊怕早已经等待着人家来找你来了,要知道,这离三月里还有三四个月的时间呢,公主你可如何度过相思之苦啊……”上官落梅眼见着满满红了脸的样子越发觉得她可爱,越发的想去逗她,满满让她这人说的没了法子,只得伸手作势生气的要去挠她……

    两个人在殿内打打闹闹笑了好一阵子才歇了下来,上官落梅起身整理着打闹弄乱的衣衫时,就见沈炜彤正手捧着一只漆雕的锦盒走进了殿内,见二人打闹在一起的模样,只笑着对上官落梅打了一声招呼。

    沈炜彤现下是以准皇后的身份留在这宫中跟随宫中的掌事嬷嬷们学习着宫中所有的一切,包括打理后宫上下繁杂之事比起她们的空闲来,沈炜彤现下十分的忙碌,极难得才能够看到其身影。

    “彤彤姐姐,你这个大忙人可算是想起我来了,真真不容易!”满满见是沈炜彤来了,只笑着迎上前,将沈炜彤迎进门,眼睛则是直勾勾的看向了沈炜彤手上的那个漆雕锦盒,打量着不知里面到底是个什么。

    见满满眼里那放光一样的神色,沈炜彤只得赶紧放下手上捧着的雕花漆盒,与她打起了玩笑“这不是咱们家有个小寿星要过生辰了,眼瞧着旁的人都来送礼了,我们若还不送来,等回头小寿星降下罪,我们可担待不起……”

    “哟,我们家小寿星,彤彤姐姐说的这话,我爱听,我呀,一会就去找皇帝哥哥,让哥哥赶紧的与礼部商量去,把彤彤姐姐你赶紧的娶回来,把彤彤姐姐变成彤彤嫂嫂,到那时候,我每天都让你唤我们家满满,我们就成了名正言顺的一家人了……”

    “诶,死丫头,你坏死了,这一张嘴,小心我给你撕了!”

    沈炜彤的这话刚说完,满满满脸堆笑,坏笑的揪住了里头的两个字眼,直在那儿逗沈炜彤玩儿,惹得沈炜彤上前恨不能撕她,见这两人玩笑的够欢,上官落梅只立在一旁看着,嘴角嗪笑,眉眼弯成一条线。

    “呦呦呦,姐姐害羞了,姐姐还脸红了!”

    “臭丫头,我真撕你嘴了!”

    “好了好了,你要真的再闹你未来嫂嫂,你未来嫂嫂人可就走了,快来看看吧,我瞧着这盒子极美,却不知这里面究竟装的是个什么,你歇歇力气,把他打开给我看看。”

    眼瞧着沈炜彤的脸都红了的满满忙的在一旁用着一种鬼马精灵般的表情,在一旁不住的拍手扬声时,沈炜彤伸手真的就要去撕满满的嘴,满满忙的去躲,还是一旁站着上官落梅出手,这才让她躲过了一劫,随后,上官落梅抱着那漆盒岔开了话题。

    满满伸手接过了漆盒打开之后看见那盒子内放置着一块碧玉通透,光下还隐隐泛着润泽微光的冰种翡翠,翡翠极大,放在那锦盒之中与那锦盒的长度宽度相差无二,上官落梅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通透的翡翠,忍不住惊叹了片刻。

    “彤彤姐姐,你这送礼的手笔也太大了一些,这么一块翡翠,你不留着添置妆奁你送给我,太大方了吧。”普通的翡翠能得这么一大块都能够做个玉观音又或者旁的玉摆件,做出来那就是售价不菲,更不用说这样的东西,晶莹剔透不含一丝杂质的,看这东西这样好,一定是温姨寻了来给沈炜彤出嫁所用的。

    “添了妆奁将来送你也是你的,现在送你也是你的,不久早早晚晚的事情,你生辰,没什么好送你的,便将它拿了来,等回头你找个玉石匠来想想要把她雕成个什么,你将来也要嫁人的,你拿了添妆奁不也就罢了。”

    沈炜彤对这些个东西从不甚在意的,见满满推辞,只让她将那东西收下,满满听后,看着那通透到发亮的翡翠,只点了点头收下了。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倒不如我请个玉石匠来,让那匠人将这块翡翠分割开,分成四份,我们一人一份,再留一份给江家姐姐吧,虽说她现在待在那庵中还未下来,可以后总要下来的,等她下来了,问问她想做个什么样式的东西,再让匠人给她做,彤彤姐姐,你说好不好。”

    满满寻思了片刻之后,想了折中的法子看向沈炜彤,向其寻求着意见,沈炜彤扬唇点了点头“既然是送你的东西,那就是你的,用不着与我说什么,你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寿星最大,不是。”

    满满这般一说,沈炜彤倒是想起来了,江娉婷自去到那庵中之后就再没了信儿,这……用着疑惑的目光看向一旁脸色微僵的上官落梅,上官落梅的嘴边泛起了一丝苦,可她不曾把那败兴的话说出来,省的扫了满满的一片好意。

    江娉婷是不会回来了,她是个倔强而执拗的人,既然做了决定,就不会再回头,可这会,她不会提起,任谁也不会说。

    满满像是说上了劲儿,不禁嘟嘟了起来“说起来,她在庵中也待得够久的了,落梅姐姐,你说,要不要找人去把她接回来啊?”

    “娉婷前两天才给我来了信儿,她说她想在那庵中再多待上一段时间,她为家人在庵中求了两盏长明灯,想在那儿为嫁人好生祈福,公主不用担心她,带出去的人都在那儿护着她,她在庵中一切都好,等晚上回去,我将今日这事情与她说了,她一定会很欢喜的。”

    上官落梅的反应极快,在满满想着要把江娉婷接回来时,她已经快速的接下了话茬,帮着江娉婷把留在那儿的事情说圆。

    上官落梅的一反常态落入了沈炜彤的眼中,沈炜彤心细如尘,一下就已经猜出了其中的大概,这会只得先帮了上官落梅一道把话题岔开。

    “听说那庵里的香火鼎盛一向都很旺,等过些天,我也去为父亲母亲求个长明灯来祈福,江家姑娘真的是一片孝心,说起来倒是我惭愧了。”

    果不其然,沈炜彤的一番话将满满的思绪转移,只连连点头“彤彤姐姐,你还别说,那庵里的香火真的是鼎盛,许多人慕名前往,你若要去那里求灯,不如下次我们一起去,我也为父皇母后还有哥哥还有霈儿求一盏……”

    岔开的话题让满满与沈炜彤聊了许久,也就把江娉婷给望却了,上官落梅长舒了一口气后,特意为沈炜彤沏了一盏洞庭碧螺春与她,让她与满满好生的说着话,给满满煮了一碗牛乳茶,满满刚喝过药,茶解药性不宜饮用,喝些牛乳下去解了嘴里的甘苦,还能够养胃,最是适宜。

    上官落梅的细心,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沈炜彤也是一样,沈炜彤很喜欢这个比自己年长了数岁的上官落梅,只是不知该如何与她亲近,且她与江娉婷又是极好的关系,沈炜彤怕她会讨厌自己,所以一直都与她保持着距离。

    待与满满说完话,沈炜彤也要回去了,嬷嬷那儿还有课,她一点都不可以落下,满满说了许久的话,加上吃的那药起了性,便懒懒的赖在了长榻上,是上官落梅亲自送的沈炜彤,两个人只走到了高台之下,沈炜彤才开口与上官落梅说了话“江家姐姐是打算在那庵中一直住下去吗?她……她是不是还是没能够放下?”

    没想到沈炜彤会问起自己关于江娉婷之事的上官落梅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肯定着沈炜彤的猜想,却也要为江娉婷好生的解释一番“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缘法,你无需挂怀或内疚,求而不得这种事情每天都在这世上不断的重复上演,只是这一次正好在你的身边出现,你们都是局外人,她也并非那个局内人,她只是走进了自己给自己设下的那个紧咒之中无法走出,钻了牛角尖而已,可她并没有任何的伤人之心,你不用担心她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她虽说心高气傲了一些,可心地十分善良,你也是个十分好的姑娘,皇上对你全心全力的爱慕照顾,那是你的福分,可她不能够在入宫,因为那对她而言就是凌迟的惩罚,这与你无关,只是她喜欢上了一个自己永远不会有答案的人,以后,就让她自己去想通吧。”

    上官落梅将前后因果与沈炜彤解释的清清楚楚,再三向沈炜彤强调,江娉婷现如今愿意待在庵中,是出自自己的本心,不是什么阴谋,也没什么心计,她就和自己一样,只是为了能够活的自在一些,活一个自己的样子出来而已,所谓自己,便是只是一个人,而不是为了家族背负上任何一切的条条框框,她可以守在那庵中,守在那自己的世界里,自己喜欢着那个人,那是她一个人的感情,不会去参与旁人,旁人也参与不进来!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