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 第229章 杀入南枭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苗伟民惨叫了一声,他的脚筋已然被那被黄金飞刀割断了。

    那把黄金飞刀割断的苗伟民的脚筋以后,又诡异的飞回了白手套的手中,刀上也没有沾到一点血迹。

    “我现在问你们一句,你们答一句。”白手套屠九脸上现着一抹残忍而又冰冷的笑,“我那不成器的舅兄康安是怎么死的?”

    “康安是你的舅兄?”苗金石脸色惨白。

    苗伟民也止住了痛呼声,冷汗涔涔而下。

    他们没想到康安竟然是这个人的舅兄,怪不得他会亲自找上门来。

    苗雯雯愤怒的瞪着屠九,“你敢伤我哥哥,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屠九哈哈大笑,“你们的命现在都捏在我的手里,还能让我不得好死,简直就是笑话。”

    说着,他手中的黄金小刀又飞了出去。

    苗伟民又是一声惨叫,另只脚的脚筋也被割断了,一时趴在地上喘着粗气。

    “求你放过我们吧!”这时,苗金石跪到了屠九跟前,他再也忍受不住看着儿子被这样折磨,下一个说不定就是会他女儿或者他了,他虽然不怕死,但哪愿看到自己的儿女受尽如此折磨,所以求饶了起来。

    “放过你们?你们还没有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呢!”屠九并没有理会苗金石,而是用小刀挑起苗雯雯的脸颊,“我想这件事你是知道得最清楚的吧。”

    苗雯雯身子微微有些发颤,她感觉她的脸上一阵冰凉的感觉,刀锋似乎已经刺入了她脸上的肌肤,冰凉而又刺骨。

    看着这一幕,苗伟民怒吼道:“放开我妹妹,这件事不关她的事,康安是我杀的!”

    苗金石也是满脸惨白,蠕动着嘴唇不知想说什么。

    屠九看了一眼苗伟民,冷哼的笑了一下,“你?你不觉得你说了一个笑话吗?我只不过就是想知道,到底是谁杀了我的舅兄而已,怎么就这么难呢?”

    屠九摇着头,眼里现出一抹让人渗到骨子里嗜血的寒芒。

    此时,苗金石再也忍不住了,脱口而出:“是陈先生!”

    因为他觉得那位陈先生既然那么有本事,根本不用怕南枭的人,但他们不一样,他们都只是一些普通人,连在这个屠九的面前都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又有什么能力去维护那个陈先生呢。

    听到自己的父亲说出了陈先生,苗伟民暗暗叹了一口气,他又何尝不知道以陈先生的能力根本不需要他们去维护,但自己妹妹的心意,他又怎么会不理解,再说陈先生也是他所崇拜的人,所以如果不是他父亲此刻说了出来,他打算死也不会说的。

    “陈先生?什么陈先生?”屠九微微皱了一下眉。

    而苗雯雯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有点埋怨他不该把陈先生说出来。

    苗金石叹了一口气,对自己女儿说道:“雯雯,我们没有能力替陈先生瞒下这件事,所以你不要怪我了。”其实他很说,如果陈先生来了,说不定南枭都不会不存在了,你根本不用替他担心。闪舞

    接着他又对着屠九说道:“这位陈先生是什么人,我们其实也不清楚,他在我们乌流镇一天都没有待到就走了,所以我们能知道的也就只是他姓陈而已。”

    “老东西,你忽悠我是不?”屠九冷冷瞥了一眼苗金石,显然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

    说着,他抬起手,似乎要对苗金石动手了。

    苗雯雯此时突然喊道:“住手。你们这样做,陈先生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屠九倒还真的住手了,嘴角泛起一抹讥讽的笑,“看来这个陈先生确实存在,我倒很好奇,他有什么能力让你这么维护他。现在,他成功激起了我的兴趣,所以我决定不杀你们了,因为杀你们这些人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屠九说着一指苗伟民和苗金石,“不过这个小丫头我要带走了,你们马上通知那个陈先生,让他尽快来黑三角受死,不然我可不敢保证,这个小丫头到时会不会变成一具不完整的尸体了!”

    说着,他的手一挥,他的手下立马上前,押住了苗雯雯。

    苗雯雯倒是一脸从容,因为她相信,陈先生一定会来救她的,甚至她觉得这或许是再次见到陈先生的一次机会,陈先生可是神仙大哥,肯定会从天而降来救她的!

    ……

    眉河流域,又称黑三角。

    南枭的总部正是在这个区域。

    一艘商船缓缓在河道上孤零零地行驶着。

    “小兄弟,你为什么会想来这里转一圈?”老船长小心翼翼地驾驶着船只,对旁边的一名年轻人问道。

    那名年轻人正是陈宇一。

    他来到乌流镇的时候,发现果然是出了事,苗雯雯已经被抓走了,治疗了一番苗伟民后,就跟着一条商船,只身来了这里。

    “我们这些在这里跑船的都是在拿命来跑,指不定哪天就在这条河上一命呜呼。我和我船员也大多都习惯了这种刀口上舔血的生活,可是我就搞不明白,你说你一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跑到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干什么?”

    陈宇一听到老船长的话,微笑道:“我有一位朋友听说被带来了这里,我来看看。”

    “唉。”老船长眼神一变,叹了一口气,“你朋友怎么被他们带到这里来的,这地方,每天都可能会有人死,你可要有点心里准备啊。”

    “我来了,她就不会有事了。”陈宇一微笑着说道。

    老船长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暗暗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了。

    “船长,前面就到危险地带了。”这时,一个船员走了进来,对老船长说道。

    “嗯。”老船长点了点头,“你们注意戒备。”

    随后老船长看着前方,对身后的陈宇一说道:“前面那一段流域就是南枭的人经常出没的地方了,他们常常对过往的船只索要保护费,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会很容易过去。”

    “为什么要说运气好?”陈宇一依然微笑着问道。

    “那些人行事完全靠心情,大多数时候我们遇到他们,交了钱就可以过去,但是在有些极端的情况下,他们会以杀人取乐。”老船长皱眉说道。

    陈宇一听着,眉梢轻轻挑了一下,杀人取乐?

    老船长说着说着,突然表情一变。

    “他们来了!小伙子要不你去船舱躲一下吧。”

    “不了,船长,放心吧,没事的。”陈宇一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抬眸望去,只见一艘小木船向这里缓缓靠近。

    小船上有三人,每个人都拿着武器。

    很快,小木船就贴近了商船,一个人甩出一个绳勾死死挂住商船,那三个人爬了上来。

    老船长和商船上的船员纷纷站在甲板上,战战兢兢地看着这三个人。

    其中一个带墨镜的寸头男子提着机枪在船员面前走了一圈,随后停在了老船长面前。

    “钱准备好了没?”寸头男子取下墨镜,看着老船长问道。

    “准备好了,准备好了。”老船长连连点头,随后让一个船员去取了一箱钱出来。

    “你去查查货的量。”寸头青年打开箱子看了看,随后对身后的一个光头大汉说道。

    “嗯。”光头大汉点了点头,走进了货舱。

    “你们人都在这里了?”见光头大汉走进货舱,寸头男子又问老船长。

    “对对对,所有人都在这里了。”老船长擦了一把汗,连忙说道。

    “嗯。”寸头男子点了点头,留下另一个纹身大汉守着这些船员,四处查看了起来。

    老船长瞥了一眼在场的人,忽地脸色大变,因为他没有看到陈宇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