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 第263章 大师,刚才是我们错了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小子,你敢摔碎叶老板家的东西,你,你死定了!”那个方道士此时跳了起来,指着陈宇一大叫道。

    他想把火力集中到陈宇一身上,他就可以不知不觉的溜走了。

    “你在干什么?臭小子,你敢摔碎我的花瓶?”房金梅这时回过神来,顿时失声尖叫出来。

    这个花瓶,可是她最喜欢的古董之一,是花了一百二十万在拍卖会上买来的。

    前一刻它还摆在陈列架上美轮美奂的,现在一转眼,就变成了一堆瓷片!

    “你们还不快把他给我抓住!该死的小杂种,我要你好看!!”房金梅简直感觉快被气疯了,大叫了起来。

    “快。快把他给我抓住,你们快给我好好教训他!”房金梅恶狠狠的冲着那两个保镖叫道。

    两个黑衣保镖听令,马上点了点头,一左一右朝着陈宇一气势汹汹的接近过来。

    “别,老爷。快让他们停手,这里边肯定有什么误会!”李管家亲眼见过陈宇一的神通,一直还是很相信他的,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相信肯定是有什么理由的。所以这时急道。

    “哼!能有什么误会?管家,我看你就是被这小骗子给骗了!”叶景福冷哼一声,也是大为恼怒。

    价值一百二十万的花瓶说砸就给砸了,还是在自己面前,这小子是在故意激怒自己么!

    一个不知名的小子也敢在自己面前放肆,要是不给他一点颜色瞧瞧,那自己这么多年真是白混了!

    “动手!”叶景福冲着两个保镖一声厉喝。

    “一堆蠢货。”陈宇一自顾自的摇了摇头,而后一脚把两个接近而来的保镖同时被踹飞了出去。

    那两保镖立马躺在了地上,没动了,显然是晕死了过去。

    叶景福瞬间就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自己这两个贴身保镖,都是花高价钱聘请而来的。

    一个是特种部队退下来的。

    另一个,是拿过省级搏击比赛冠军的高手!

    这小子,居然一个照面就把他们给解决了?

    他哪里又知道,陈宇一如果不留情的话,直接会让那两个保镖化为一团血雾,甚至连手也不用动,那一脚踢过去让他们晕倒完全就是做做样子而已,免得吓坏了他们。

    但尽管如此,叶景福还是被吓得一声不吭,其他几个“大师”也被吓了一大跳。

    尼玛,一脚就把两个人给踹飞了,这可是活人啊,而不是沙包,而且还是两个身强力壮的保镖,这小子也太厉害了吧。

    他们都一些靠骗混饭吃的神棍,除了一张嘴,什么本事都没有,见陈宇一身手这么厉害,也不由都有些怕他了。

    “你,你想干什么?你别动,你再动我要报警了!!”房金梅站在陈宇一旁边,吓得尖声大叫了起来。

    陈宇一没有搭理他,而是在花瓶碎片里捡出一张通体漆黑的符纸,然后淡淡的看向房金梅。

    “你别过来!”

    房金梅见他神色似乎有些冲着她来,害怕的叫道。

    陈宇一突然手一挥,把那张符纸朝着房金梅丢了过去。

    那张符纸一接触到房金梅,她就怪叫一声,突然瞪大了双眼,跟看到了什么很恐怖的东西一样。对着空气一阵拳打脚踢,怪叫连连。

    “鬼啊,有鬼啊!救我!救我!”

    房金梅的叫声听起来要多惨就有多惨,让在场的人听了都直打哆嗦。

    她是看到了什么东西,把她给吓成了这样?

    难道这别墅里真的有鬼,而且还在大白天的作祟了?

    那几个道士,此时也不淡定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叶景福顿时就被吓傻了。

    作为当事人,他很清楚,自己老婆肯定是又看到了噩梦里的那些景象。

    但是,平时这些景象,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会出现,今天怎么大白天的就遇见了。

    难道真的闹鬼了?

    叶景福的脸色顿时被吓得一阵苍白,瘫坐在了地上。

    “大,大师,大师们,你们快出手啊,救救我老婆!”叶景福被吓傻了,大叫起来。

    几个“大师”面面相觑,然后拔腿就跑。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一个个心中都暗自道:“救你妹啊!老子还想多活几年呢,这他娘的可是真闹鬼了,已经不是好玩的呢。”

    所有的大师里,就剩下了刚才出言的那个方道士没动。

    陈宇一不由看了他一眼,他不是一早就想找机会开溜的吗。此刻怎么不溜了,难道他还有几分胆色。

    没想到,下一秒,那方道士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失声尖叫:“鬼。鬼啊!救命啊!”连裤裆都湿了。

    陈宇一无语了。

    原来这货不是胆子大,而是被吓得腿软了。

    看效果也差不多达到了,陈宇一轻轻一笑,直接去房金梅身上把黑色的符纸给撕了下来。

    顿时,房金梅就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头上满是冷汗。

    她一看到陈宇一,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而后爬了过来抱住了陈宇一的大腿:“大师,大师刚才是我们错了。求求你,救救我,有鬼要吃掉我啊。”

    叶景福一看,自己老婆好像清醒了,也不由得大吃一惊。

    又联想到陈宇一刚才砸了花瓶之后老婆的异样。难道,是那花瓶有问题?

    难道这年轻人是有真本事的,该死,自己差点放跑了真大师啊!

    “大师,大师你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啊!”这样一想。叶景福也跑过来抱住了陈宇一的另一只大腿,这让陈宇一相当的无语。

    连李管家在一旁也嘴角抽动了几下,刚才还一脸蛮横的要赶走这位大师来着,现在都跪在了他的面前。

    不过他们毕竟是他的老爷夫人,他也不敢说什么。只是一脸崇敬的看着陈宇一,同时也为自己居然能见到这样的一个人物而感到兴奋。

    陈宇一淡淡看了一眼跪在地上一左一右的夫妻俩,微微摇了一下头。

    “你们放心,我今天来此,就是给你们解决这事而来的。”他淡淡说道。

    那花瓶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那张黑色符纸,却是充满了煞气的符纸。

    房金梅本来就处在精神精神极度紧张的状态,现在又被煞气一刺激,自然而然的就又见到了让她惧怕的鬼怪。

    陈宇一不这样给点颜色他们看看,他们也很难相信他。

    这个别墅内,确实是被人布下了阴煞大阵,破阵什么的都是举手之劳,就是要让他们能相信他,这才是关键。

    接下来,地点已经换到了二楼的会客厅。叶景福的态度再也不敢对陈宇一有任何轻视了。

    “陈大师,刚才,刚才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直到现在,叶景福想起刚才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还好有陈大师在啊!

    他期间问了一下陈宇一的身份,但陈宇一只告诉了他姓陈,其它的并没有跟他说。

    他也没有再问了,只要这个人真能帮助他解决问题,他也不管陈宇一来自哪里。

    “那个花瓶里。被人放置了一张阴煞符,这是引起你们问题的罪魁祸首。”陈宇一轻轻说道。

    房金梅一听,顿时露出一丝可惜之色:“啊,那把里边的那什么符取出来不就行了?为什么非要砸了?”

    叶景福顿时一瞪眼,呵斥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舍不得这点小钱,不就一百二十万么,就算一个亿,砸了也就砸了!”

    房金梅被一训斥,马上就不敢说话了,因为叶景福说的确实没错。

    一百二十万对自己这种家庭,来说,完全就是个小数字。

    但是要因为舍不得这点小钱把身体给整废了,甚至丢了命,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我要砸那花瓶,自然是有原因的,这煞气,可不像是那么简单的东西,长期接触到一个物体,那物体本身都会被沾满煞气。你觉得那花瓶还能用么?”陈宇一反问。

    房金梅一听,顿时被吓得缩了缩脖子,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严重。

    “而且,据我推测,这别墅的四周。恐怕最少还有十几枚这种阴煞符。”陈宇一继续道。

    叶景福夫妻一听,就被吓得不轻:“大师,大师你可一定要帮帮我们啊!”

    叶景福真是被吓破胆了,这种恐怖的玩意居然还有十几张,对方要想搞死自己,那自己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是自然,不过……”陈宇一欲言又止。

    叶景福连忙道:“大师,报酬方面,我一定让您满意!”

    “我不是这个意思。”

    陈宇一略作沉吟状,问道:“最近,叶老板可曾得罪到了什么人?或者家中有什么秘宝被人惦记没有?”

    “得罪人?好像我们没有得罪什么人啊?”叶景福沉思了半天说道。

    房金梅也在绞尽脑汁的想着,这时突然叫道:“老叶,你说是不是有人在惦记我们的那片龙……”

    房金梅的话才出口,叶景福连忙朝她使起了眼色,房金梅的话也戛然而止了。

    然后叶景福朝陈宇一讪讪笑道:“陈大师,我们家中并无什么秘宝,要说宝贝,就只有那些古董了,但也不至于让人惦记得想要这般害我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