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86章 彩礼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季家村平时人不多,还大多都是老人和小孩儿,村子里自然寂寞的很。

    难得过年,外出打工或是上学的人纷纷回来了,季家村才开始热闹起来。

    寂寞了这么久的村子,突然就爆出了赵家这么一桩大丑事,当然会引起所有人的好奇心。

    估计大家能把这事儿挂在嘴边一年都不嫌落伍的。

    “刘洁和赵文辉吵?那赵广庆呢?”季慕善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好奇的问道,“他就在一旁干看着?”

    “可不是嘛!”刘金桃一拍大腿,“我看他是早就被骆意芸给吓傻了,连话都不会说了。不过赵家也是,明明家里那么多人,却一个冒头的都没有,愣是让赵文辉一个老男人跟刘洁吵架,这看着也不像话啊!别说男人吵架原本就少有吵得过女人的,就算赵文辉他真吵赢了,那他们家丢的面子也还是找不回来啊!”

    季慕善淡淡的笑了笑。

    赵家其他的人之所以不出头,不是他们不知道让赵文辉出面不太合适,而是他们心里都知道真相,不好意思丢这个人,所以才都躲着不出来。

    也就赵文辉这个做亲爹的吧,因为担心儿子的名声和婚姻,一时冲动出了头,然后就再也缩不回去了,只能硬着头皮一条道走到黑。

    “警察带走了多少人?”季慕善又问道。

    “赵广庆赵文辉、刘洁,还有其他几个赵家人,加起来也不少了。”刘金桃道。

    季慕善点点头:“这事儿就先这样吧。马上要过年了,你也回去布置布置,好好过个年吧!”

    “嘿嘿,就着赵家这些破事儿,这个年我们都能过得舒坦极了!”刘金桃笑了笑,很快就没了踪影。

    她们这些做鬼的,也有自己对新年的一番布置。

    刘金桃走后没多久,季春山夫妇就带着季启荣回来了。

    相比起季启荣的兴高采烈,季春山和焦彩凤的脸色显然十分难看。

    进了院子之后,季启荣忙提醒两人道:“爸、妈,你们可千万别再提让我姐嫁给赵广庆的事儿了!你们看看赵家今天出了多大的丑啊,咱们家现在可一定不能跟他们家拉上关系,不然的话,咱们家的名声也得全毁了!还有那个赵广庆,他竟然早就已经在鹏城结婚了,还连孩子都有了。那他这明显就不是诚心想跟我姐结婚啊!依我看啊,他就这是想家里娶一个,外边再娶一个。他平时在外头逍遥自在,家里娶的老婆就伺候他爸妈……他这如意算盘打得也太响了!”

    季慕善在屋里听到季启荣的话,脸色微微有些讶异。

    她没有想到,季启荣去看了场热闹,竟然还惦记着她和赵广庆的婚事,而且还分析出了这么大一段话!

    而季启荣所说的话,也正是季慕善之前所猜测的。

    没想到这小子还挺聪明的嘛!

    看来她可以再多送他基本练习册了。

    看热闹时听了一肚子八卦和分析并拿回来现学现用的季启荣并不知道,他已经把自己又给坑了一道。

    “你个臭小子懂什么?这事儿哪有那么简单?!”焦彩凤没好气儿的道,“我们当然不想再和赵老二有什么关系。可你姐这事儿,不是我们说不算就不算的!”

    “怎么就不能算了?”季启荣不服气的道,“反正这事儿又没别人知道,只要我们不承认,赵家这会儿正忙得焦头烂额呢,还能跑来缠着我们家不放吗?”

    “可我和你爸已经收了赵家给的彩礼钱了!”气急之下,焦彩凤脱口而出,然后她心里就后悔了。

    自己怎么就把这事儿给说出来了呢?

    季慕善对焦彩凤的话并不意外,季启荣却是实实在在的愣住了:“彩礼?赵家什么时候给的彩礼?”

    不是说爸妈得罪了赵家,要让他姐嫁过去赔罪的吗?怎么他爸妈还收了赵家的彩礼呢?那他们之前肯定是说谎了啊!

    “什么时候收的彩礼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个小孩子家家的别管那么多!”焦彩凤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这是我姐的事儿,我怎么能不管?”季启荣却没这么容易就被打发走,他不依不饶的道,“再说了,就算你们已经收了彩礼,可赵广庆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们家悔婚的理由也很正当吧?更何况我姐一直都没答应要嫁给他!你们收了多少彩礼,那就全还给赵家好了!难不成我们家不答应,赵家还敢强娶?那也得看赵广庆敢不敢犯重婚罪,到时候被抓去坐大牢!”

    “你这臭小子,嘴巴叨吧叨吧的还没完了是吧?”焦彩凤彻底不耐烦了,推着儿子往屋里去,“你自个儿做作业去,我还有事儿要跟你爸商量呢!”

    “我也是家里的一份子,你们要商量什么,不能当着我的面商量吗?”季启荣坚定的站在原地,就是不肯挪步。

    焦彩凤对着儿子瞪了许久,季启荣毫不退让的跟她对瞪,最后还是心疼儿子的焦彩凤率先败下阵来。

    “行了行了,吵什么吵?生怕外边儿听不见是吧?”季春山终于开口了,他拧着眉头道,“季慕善和赵广庆的婚事算不算数,还得看赵广庆能不能从派出所回来再说!”

    要是赵广庆能回来,那他自然就没事儿了。而他和那个骆意芸的事情,肯定也能很快解决。

    到时候,要是赵家先开口悔婚,那他们季家就是占着理的,还有借着赵家的由头,留下彩礼不退还。可赵广庆要是和那个骆意芸离婚的话,那他们把季慕善嫁过去也不是不行。

    反正他们又不在乎赵广庆是不是头婚,只要赵广庆能给他们家更多的好处就行了!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能管到季慕善结婚就不错了,还能管她结婚后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没这个道理嘛!

    季启荣却不懂他爸心里在想什么。

    他还要再问,却被他爸三两句话给打发了,弄得他想问又不敢问,心里直憋得慌。

    别看季启荣在焦彩凤面前硬气得很,但实际上他也是个会看人脸色的,知道他爸不会像他妈那样惯着他,所以他在他爸面前一向是气短一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