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 第123章 隐瞒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丫头,你没事吧?”看到姜怀直接将姜娡横抱着进了马车,南俊子又欣喜又担心,赶紧拿起姜娡的胳膊替她号了号脉。

    一旁的姜怀道,“你方才叫她什么?”

    南俊子一怔,便随意说道,“喊她一声丫头怎么了?我这一把年纪,喊她一声丫头差辈了吗?”

    姜怀觉得南俊子表现的像是一个十分小气的小姑娘,是个极为计较的性子。他便不再多与他争辩什么,而是问道,“她怎么样了?方才只是听白璟说给她下了一些迷魂药,应当只是暂时昏睡过去了。”

    南俊子收回手,将姜娡的衣袖理了一下,点头道,“的确只是中了迷魂药。反正现在天色晚了,我索性也不给她解了,就让她好好睡一觉吧。”

    “嗯。”

    南俊子见马车已经在行驶,便小声问道,“我方才在马车里等你,听你两个手下说这人是王妃。她是你老婆啊?”

    姜怀看了看南俊子,问道,“你觉得她像是小王的老婆?”

    南俊子连忙摆手,道,“那可使不得,这种事要遭天谴的。使不得,使不得。不过如果他不是你的老婆,现在这帝都也就两个王爷。哎呀,你看我这猪脑子。”南俊子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我怎么才想起来?她是那个年轻小王爷的老婆嘛!怪不得她那么关心他,但是呢,又知道另一个王妃的事情的时候就赌气的说不治眼睛了。啧啧啧,原来是这样。”

    姜怀蹙眉问道,“她会来之后见过他了?”

    南俊子摇头,“这我可不知道。你得问问她。不过现在人已经救出来了,咱们是不是要把她送还回去,好让人家相公开心一下?”

    姜怀看了看沉睡的姜娡,却道,“不,本王要带她回本王的府邸。”

    南俊子愣了一下,想着这姜怀该不会是……

    他赶紧晃晃脑袋,觉得这不可能的。肯定不可能的。姜娡再糊涂,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但是吧,这事还不得不防。所以他得先跟着,反正姜娡的眼睛还没完全好,他跟着也是正大光明的。

    马车到了怀安王府门口,姜怀竟然又亲自将姜娡抱了进了王府。南俊子一点不敢落后的跟在旁边,一边跟一边还不住的摇头。不是要出事吧?

    等将姜娡搁在了床上,安顿好,南俊子就要将姜怀推出屋去,道,“她现在需要休息,你赶紧出去吧。”

    姜怀道,“她反正也已经被迷魂药迷住了,本王在这里陪她一会儿也不会打扰到她的。”

    南俊子一愣,又道,“谁说不打扰?我还得再给她施针呢。施针技术,她得在极为安静的情况下歇着。这时候也不早了,王爷还是先回去歇着吧。要看,明天等她醒了再看不迟。”

    听到南俊子说还要给姜娡施针,姜怀也不敢耽误,便点头应了,随后又问道,“小王一直不曾问你,她的眼睛可已经快好了?”

    “快了快了。你赶紧出去吧。”南俊子直接敷衍了几句,将姜怀推了出去,将门直接关上。

    他舒了一口气,走到姜娡床前,指着她道,“丫头啊丫头,你看你造孽啊。你这样害得我今晚都睡不安生了。看来我只能在你旁边凑合一晚了。”

    南俊子这一生无牵无挂,偏生对姜娡有些特别。当他在外得知了姜娡突然薨了的消息时,又震惊又伤心。他早早的就想来帝都了,可惜自己不慎摔折了腿,一养就是三个月。再加上来的路上,总能遇到一些拉着他瞧病的,就这样给耽误了。等到了帝都,黄花菜都凉了。

    可没想到,他竟然又遇到了她。他就知道这丫头命硬,以前那么多大大小小的伤都没能要得了她的命。如今她也不会轻易的就没了。只是令他更没想到的是,人是没死,可却换了一副身体。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啊。

    不过事情似乎也蛮有趣的了。

    第二日,南俊子冻得在那发抖的时候,感觉到身体被人踢了一脚。

    南俊子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然后就看到姜娡正站在那里,双臂环抱,看着他。

    “丫头,你醒啦?”南俊子咕噜一下站了起来,然后赶紧盯着姜娡的眼睛看,“你现在完全能看到我了吗?可有一些模糊不清,或者眼睛不舒服?”

    姜娡如实道,“还有些酸涩,大约是不适应这光线。看起来有一些模糊,但基本是能看清的。”

    “那就好,也就是这几日的事情了,眼睛就能恢复的和以前一样了。丫头你命真好,竟然有一个我这样的师父。”

    姜娡不屑的摇头,随即问道,“我现在是在怀安王府吗?”

    南俊子点点头,随即走到了软软的床边躺下,伸展了一下腿,道,“我才知道你现在是个王妃啦。我替你争取了让你回自己家,可你那弟弟不愿意,愣是把你抱着回了这里。”

    姜娡应了一声,道,“我大约猜到了。师父,多谢你了,不是你找他的话,我兴许还没法脱身。现在那位太子人呢?”

    南俊子反应了一下,道,“那个人原来是太子啊。怪不得一身的贵气。今天应该走了吧,我回来的路上听他们提了几句。他一个幕国的太子在这里自然是不好使的,你既然回来了,就再也不用担心这事了。”

    姜娡当然不再担心了。她既然回来了,就不会再给白璟任何机会了。可是也就是那么短短的数月,再回到晋国时,已经物是人非了。

    见姜娡的表情有些暗淡,南俊子问道,“丫头,你是不是在想着那个年轻的王爷?你现在就该回去啊,那王爷是你的,你就该抢回来啊。你先前不就是常干这事嘛,只要是自己看上的男人,就抢回来。”

    “抢了心不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对了,我想让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暂时不要将我眼睛已经恢复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姜怀。”

    “你这是干什么?”

    “只是想继续享受那段不用眼睛的时光。我发现心明更重要。而且当别人知道你看不见的时候,你也会发现意想不到的事情。”

    南俊子也不去深究姜娡话里的意味,便道,“随你。我这次来看到你,也算功德圆满了。我也该走了。”

    “这么快?”姜娡有些惊讶。

    “你也知道为师的性子,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浑身的不自在。不如,你也跟着为师走吧。你这慧根好得很,若是跟着为师继续学医,日后一定能继承为师的衣钵。”

    “有人来了。”姜娡直接忽视了南俊子的话。

    她自从眼盲过一段时间之后,便对声音更加的敏感。

    南俊子便起身,坐在了床边。

    而姜娡则是在自己的眼睛上再次蒙上了纱巾,端坐在了桌边。

    有人敲门,是姜怀的声音,“本王此时进来可方便?”

    南俊子看了看姜娡,道,“进来吧。她已经起来了。”

    姜怀便推门进来见到姜娡的时候,脸上露出些喜悦的表情。

    “王妃已经起来了,身子可还有不适?”姜怀走上前关切的问道。

    姜娡摇摇头,她隔着纱巾也可以看着姜怀,只是姜怀察觉不到而已。

    “那便好。只是这眼睛……”姜怀说着看向了一边的南俊子。

    南俊子依照刚才姜娡的吩咐,便起身道,“这王妃的眼睛其实是个问题,我已经尽力去治了,已经有点好转了。但是这东西还得慢慢调理,兴许一些日子以后,她便恢复光明了。”

    姜怀不由皱了眉,“神医没办法直接将王妃治好吗?”

    南俊子不满的看了一眼姜娡,觉得这丫头是成心要坏了自己的金字招牌的。但也只能无奈,道,“我虽然是神医,但也不是什么病立马就能治好啊。我也不是说她不能恢复,只是要等些时间而已。你不要急嘛。”

    姜怀只得点头,随即道,“有神医这句话,小王也就放心了。神医就留在王府好了,有什么需要尽管与小王提。”

    南俊子道,“这里我是不能留了,我要走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该给王妃用针的地方都用了,用药的地方也都用了。接下来王妃只要好生休养就行,我留下来也没什么用了。所以,王爷也不用强留我了。”

    姜怀有些怀疑,也有些担心,只听姜娡道,“神医定然不会骗我们。王爷大可以放心,我相信我的眼睛过些日子就会好的。”

    姜怀点点头,道,“既然是这样,那本王也该放心了。”

    南俊子便也不想多做停留,这就准备要离开。反正他孑然一身,除了一个药箱,什么行李也没有。

    “我这就走了,你们也不必送了。对了,这位王爷,我觉得你是不是该送这位王妃回王府了?这她是有夫之妇,留在你这里也不合适对不对?”南俊子觉得自己果然是个老人了,总对这些事情不那么放心,难免罗嗦了一点。

    “此事小王自会定夺,神医大可放心。小王命人送神医出府。”

    待南俊子离开之后,姜怀坐在了姜娡跟前,道,“当初真是你心甘情愿去往幕国嫁给白璟太子的吗?”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此事已经过去了,王爷就不必追究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