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 第161章 另有蹊跷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孩子突然间就嗷嗷大哭了起来。

    稳婆道,“定然是饿了。”

    “交给奶娘吧。”姜彻说道。

    姜娡将孩子交给了奶娘,然后看着里面,想着谢令容此时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皇上,那孩子真是可爱,像极了皇上呢。”阮舜华走到姜彻身边欠了欠身子,然后道,“也不知道皇后怎么样了。”

    正在此时,就看到南俊子走了出来,他全身是血,脸上还能看到一些汗珠。

    “皇后怎么样了?”姜娡上前问道。

    南俊子不屑的哼了一声,“若是在我手上死了人,我这不是自己砸自己招牌么?好了,人我已经救回来了,日后怎么照料,怎么用药,就交给你们这些御医吧。”

    南俊子说着走了下来,姜彻忙道,“有劳神医了。”

    南俊子就当没听到直接走了出去,管离盛刚要说什么,却被姜彻止住,“但凡这些奇人,自然也有些奇怪的脾气。今日他立了功,便不用与他计较了。”

    南俊子走到宫门口,扭头看了一眼姜娡,对她道,“丫头你过来,我这般累,你不得表示一下么?”

    姜娡想着此时已经母子平安,她暂时也不用在这里了,便看了看楚煜,道,“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楚煜点点头。

    姜娡便对姜彻道,“臣妾先回去了。皇上不如去看看皇后吧。”

    姜娡说完便和楚煜一同出了凤仪阁。与南俊子一同出宫的路上,姜娡问道,“这女人生孩子都这么凶险么?皇后若是没有你,可是今日就保不住了?”

    南俊子啧啧两声道,“女人生孩子凶不凶险我不知道,我知道这后宫倒是凶险的很。”

    姜娡立刻问道,“你这是何意?难道皇后这般是人为的?”

    南俊子捋了一下他的胡子,道,“自然是人为的。这种场面,但凡是个有些医术的大夫就能看出来,她估计是喝了什么催生的汤药了。那药极其猛烈,便导致了那样的局面。”

    “若是这样,那些御医怎么会……”

    “估计是怕节外生枝吧。”

    姜娡点头,看向楚煜,楚煜道,“这敢害皇后和皇子的人定然也非等闲之辈,何况那种情形也没有确凿的证据,那些御医当做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姜娡凝眉道,“不管这人是谁,心肠倒是歹毒的很。她这可是一石二鸟,一下子要害两条人命啊!”

    “你可是有什么人选了?”

    姜娡道,“皇上立的妃子不多,宠的更没有。皇后的身后还有谢家,一般人谁敢对她动手,一般人又何须对她动手?这最大的嫌疑人可不就是那个表里不一的人么?”

    楚煜知道姜娡说的是谁,方才南俊子这么一说,他想到的那个人也是她。

    阮舜华。

    除了她,还会有谁呢?

    “先是我,现在轮到皇后了。这阮舜华还真是心狠手辣,她这么一个小角色,如今倒是轻易能掀起血雨腥风了。这种人,实在是不该让她还留在宫里头。指不定什么时候也会对皇上不利。”

    “你打算动手了?”

    姜娡道,“等铃岚把孩子生下来。现在恐怕不用我动手,宫里头也会有变故了。”

    “你们一直说个没完,可吵死我老头了。我方才累得很,丫头,你回去赶紧找人给我打好热水,备好干净的衣裳,准备好上好的饭菜,对了对了,最好再找个人给我老头子捶捶背,捶捶腿。”

    姜娡不由一笑,然后道,“你当自己是谁啊,在王府准备呼来喝去了是不是?”

    南俊子一气,道,“你这丫头好没良心,今天若不是我,可能就是一尸两命了。”

    楚煜知道姜娡是故意气南俊子的,当下觉得好笑,但又想这南俊子毕竟对自己有恩,也不该对他如此无礼,便道,“神医不必将王妃的话放在心上,神医的这些要求,本王都照办便是。”

    “还是王爷你明事理。”

    楚煜又道,“不过既然神医已经来了不如在王府多住几日,正好本王的弟妹也快要临盆了,有神医在,也可保万无一失。”

    南俊子一听愣了神,随即指着楚煜,又指着姜娡道,“你们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敢情我这神医专门帮你们接生孩子了。”

    姜娡看着楚煜,欣慰的笑了笑。

    凤仪阁里头,姜彻便让一干人先退了下去,只剩了谢起还留着。有两个御医已经进去替谢令容查看一翻。

    “皇上,要不去看看皇后吧。皇后此时看到皇上,定然能精神些的。此番,皇后也是吃了许多苦了。”谢起对姜彻恭敬的说道。

    起先姜彻并不想如了谢起的愿,看他在这里虚情假意。可是当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对姜彻有些触动。

    虽然他不曾看到真实的场景,但看到进进出出那些带血的布和水,他也知道谢令容此番经历了怎么样的生死难关。

    可是要去看吗?

    姜彻犹豫了一下,对谢起道,“朕还有政务要处理,此时皇后也需要休息,朕晚些时候再来看她吧。”

    谢起略微有些惊讶,但也不好多说,只是道,“请皇上允许臣进去看一看皇后。”

    “你是皇后的父亲,自然可以去。管离盛,咱们走。”

    “是,皇上。”

    见姜彻离开,谢起便举步走了进去。此时御医已经诊治完,看到谢起便躬身道,“丞相大人。”

    “嗯,皇后现在怎么样了?”

    “此时皇后娘娘虚弱的很,不过已无大碍,只需要好好调养便可。”

    谢起道,“她是皇后,更是为皇上产下了皇子,你们一定要竭尽全力照料好皇后。皇后的身子就仰仗各位了。”

    “丞相言重,那都是下官等人的分内之事。”

    “好。那我去看看皇后。”

    “丞相看一看皇后便可,此时皇后还虚弱的很,还是需要多歇息的。”

    “这个本官知道。”

    “那下官告退。”

    御医们退下去之后,谢起走到了谢令容的床前,看着谢令容面如白纸,看不见一点血色。安然正在给谢令容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

    “安然,我有些话要和皇后说,你先退下吧。”

    安然看了看谢令容,谢令容虚弱的眨了眨眼,安然便退了下去。

    谢起看着谢令容道,“容儿,你辛苦了。”

    谢令容却笑了笑,“我没有事,孩子更没事,所有的辛苦便值了。”

    谢起道,“容儿,你了不起,你产下了一个皇子。这个孩子以后就是晋国的皇上。”

    “当不当皇上我并不在意,只要他健康快乐就好。”

    “不。”谢起道,“这个孩子注定是要当皇上的,而且他一定要当皇上。容儿,你生下的是个男孩,真是天助我也啊。”

    谢令容有些不祥的预感,她问道,“爹,你想干什么?”

    谢起道,“爹想干什么,你难道猜不出来吗?这个孩子不是皇上的,可他却要登上皇上的宝座,这就是我对姜家的报复。现在皇上已经有后了,长公主已经过世,怀安王也已经被斩。若是皇上有个三长两短,你说这孩子是不是注定就是以后的皇上?”

    谢令容一惊,她知道谢起想做什么,可是没想到谢起竟然这么着急。而当她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她知道,她就要面对这些事情了。

    “爹,你就不能放下仇恨吗?你已经有外孙了,只要你好好帮助他,日后他一定是太子,也是皇上。爹现在如果做出什么事来的话,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谢起一挥衣袖,显得没什么耐心,“我不能再等了。我与他一起熬,先死的那个肯定是我。他才多大年纪,你让爹等着他驾崩吗?你别忘了,那孩子根本不是他的,若是被他发现了又怎么办?到时候,我们不仅什么都没得到,还把你和那个孩子的命都搭进去了,你想这样吗?”

    “爹,其实……”终是不想看到他们相残,谢令容已经想将真相说出来,可是她的话被谢起生生的打断。

    “容儿,你不要再说了。爹知道你对皇上是心存幻想的。可是他对你没有一点感情你知道吗?若不是这个孩子,他兴许都不会来凤仪阁。就在方才,我让他进来看看你,他就说要政务要处理,直接就走了。这种无情的帝王,你还念着他做什么?只有至高无上的权利才是最靠得住的。如果这个孩子当了皇上,你可就是太后了。容儿,到时候你想要什么会没有?”

    太后么?

    可是无论她坐到什么位置,她想要的,终究是没有的。

    不,至少她现在有个孩子了。是她和姜彻之间的孩子,至少有了她,她就真的不再是一个人了。

    谢起不明白她,他的心中只有仇恨,只有权利。他进来之后从没有问过她一句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她进来就开始说他的宏图大业。他与姜彻又有什么分别呢?

    分别就在于,姜彻是她孩子的爹,而谢起只是拿她和那个孩子当成了工具而已。

    “爹,我明白了。爹想让女儿怎么做?”

    谢起欣慰的一笑,道,“这才是爹的乖女儿。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我知道你对他有情,所以有些事情不会让你出面的。你只要照顾好我的外孙,其他的事情就都交给我了。”

    “好。”

    “那你好好歇着吧,我就先走了。”

    “好。”

    等到谢起离开之后,安然走了进来。

    谢令容双眼无神,随即眨了眨,道,“安然,方才我爹的话你都听到了吗?”

    “奴婢听到了。”

    “好,那就去告诉皇上吧。该怎么说,你应该知道的。”

    “是,娘娘。”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